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三十三章 更多>>
 

    十景缎 第一百三十三章

    时间:2018-09-21 乍见紫缘的名字书写在这诡异的礼单上,文渊心头惊诧之余,不由自主升起了一股说不出的害怕,心里只想:「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紫缘 ……为什么会有紫缘的名字?」
      他呆呆地站在当地,突然「啪」地一声,把礼单拍在桌上,手一伸,抓住倒在地上那秃子,用力一摇,内力震去,叫道:「起来,起来! 」其实他不必大声呼喝,那秃子也已被他震醒。
      文渊拔剑出鞘,「刷」地一回,剑锋架在那秃子脖子上,大声叫道:「这夺香宴是什么东西?这份礼单,是什么意思?你从实说来,我不 害你性命。」那秃子武功远不及文渊,虽然醒来,却是浑身乏力,毫无反抗之力。但他性子甚是悍恶,虽然命悬人手,竟不惧怕,只是冷笑一声,说道:「你敢杀我么?老子是」罪恶渊薮「的人!你惹得起寇大爷、云二爷、莫四爷么?你……」
      文渊不待他啰唆,抓住他肩头的左手用力一震,那秃子登觉骨骼爆响,疼痛难当,只怕一副骨头便要散了架,登时杀猪般叫了起来。文渊 喝道:「你说不说?」
      那秃子实在痛得受不了,连声叫道:「说,说!」文渊便即收了内力,左手却仍抓在他肩膀上,叫道:「那就快说!」
      那秃子狠狠瞪了文渊一眼,道:「这夺香宴,是咱们寇大爷跟另外两个大高手办起来的,你难道不知道?这份礼单,就是咱们要在宴上用 来玩的娘儿们。嘿嘿,你这小子气成这样,是不是看到你相好的被记在这上面了?」
      这几字如轰轰雷响,文渊顿时呆住了,竟然全无反应。那秃子见他神情错愕,并无凶狠之色,胆子登时大了,更加说得口沫横飞:「这些 娘儿个个都是上等货色,云二爷早就忍不住,这几天一口气就干了六七个,有几个」完璧「都得划掉了。他妈的,你这小子最好趁早放了老子 ,否则云二爷等会儿回来,瞧他老人家不要了你的狗命……」
      忽地文渊左手一甩,那秃子一个身躯直飞出去,「砰」地撞在墙上,又已晕去。文渊静静地拿起礼单,收入怀中,身子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深深呼吸几下,喃喃地道:「是么?」右手长剑回鞘,衣袖一振,转身望向窗外,自言自语道:「紫缘,我说要保护你,就一定要做到。 」
      他听闻紫缘落在这样一群人手中,心中愤怒惊恐达于极点,反而完全冷静了下来,不如初时那样气急败坏。文渊坐在一张椅上,静静等待 那云二爷回来,心想:「」罪恶渊薮「?既然你们摆明了说是罪人恶人,我也不必客气。要是你们动了紫缘,我把你们诛灭殆尽。」但是倘若 紫缘当真受了污辱,即使杀尽兇徒,又能如何?想到这里,文渊只觉心中一片寒意,不敢再想,用力摇了摇头。
      就在此时,楼下隐隐约约传来了细微的女子悲鸣声,伴随着沙沙之声,如枯叶过地,迅速往楼上而来。文渊心中一凛,知道是那云二爷来 了,且还带着一个女子。呀地一声,门板打开,一个身子被丢了进来,摔在地上,滚了几下,发出痛楚的哭音,手脚微微抽搐,竟是一个衣衫 褴褛的年轻女子。
      她头髮披散,满面泪痕,全身衣物都是裂缝,大半已被撕烂,裙子更已被撕成条条碎布,双腿根部及私秘之处都是白污水液,带着一丝血 红,缓缓流动,气氛淫靡之中,带着几分可怖。
      这女子容貌甚美,但是如此情状,实是太过凄惨,文渊心中一震,站起身来。
      正想上前,一个秃顶长鬚的矮瘦老头已走了进来,一手拉着裤裆,一手握着胯下肉棒,前端点点浓稠白浊,面露淫笑,显然就是对那女子 施暴之人。瞧他这副模样,先前竟是一边走,一边姦淫那少女。那老头见到文渊,脸色一变,道:「小子,你是谁?」说话之时,后面又跟着 走进一个中年男子,双眼瞇起,几乎成了一条线,脸色微黑,留着一丛黑鬚,左手拿持着一本厚重书册,见到文渊,眼睛微微一睁,又瞇了起 来。
      文渊神色如常,道:「在下文渊,哪一位是云二爷?」那老头前后搓动阳具,道:「爷爷我便是云非常。小子,你来这儿,想抢爷爷我的 女人么?」他对文渊竟似毫不在意,并不穿好裤子,那肉棒被他前后快速套弄几下,喷出了几点阳精,正好落在那少女左眼上。那少女犹如失 魂落魄,只是瘫在地上哭泣,这时眼睛被洒到,也不去揉,仍是不住饮泣,上下睫毛之间黏搭搭的。
      文渊见他如此凌辱一个女子,心中霎时愤怒难以名状,上前一步,蹲下身去,道:「姑娘……」
      那少女突然惊叫一声,仓皇翻身,双手在地上乱撑,向后躲了开去,尖声叫道:「不要,不要!你……你别过来!」她在云非常蹂躏之下 ,早已精疲力竭,此时逃避文渊,也无多少力气,身子挪开些许,便气喘连连,不住呜咽。
      文渊陡然心中一痛,心道:「紫缘也曾这样惊恐,那是我亲眼目睹的。
      这些恶贼!「猛然站起,长剑出鞘,直指云非常胸膛,喝道:」你把紫缘带到哪里去了?「
      云非常目光一闪,随即漫不在乎地笑道:「紫缘?嘿嘿,呵呵,那可真是个罕有的美人儿,已经被咱们老大看中,是夺香宴上最美妙的贺 礼。你这娃儿,难道是想来英雄救美么?」文渊心底一惊,心道:「那是谁?多半是那什么寇大爷了。要找到此人,得从此人下手。」更不打 话,一剑便朝云非常刺去。
      云非常嘿嘿一笑,右手拉起裤子,左手疾探而出,势夹劲风,当真快如闪电,侧身避开剑锋之余,左掌已劈向文渊胸膛。他左掌已然奇快 ,不料掌力未及文渊之体,右掌又已飞快劈出,于避开剑刃、拉好衣裤之际仍能后发先至,动作简直不可思议。
      文渊见他这一手武功高得出奇,心中凛然,长剑忽然兜了回来,削向云非常颈侧,方位之奇,更加想也难以想像。这一剑蕴含「风雷引」 曲意,出极险极奇之招,云非常若是不加抵挡,掌力劈中文渊之前,自己反会先受致命重伤。云非常应变快绝,身子一矮,剑锋已在他头顶扫 过,顺势一扑,双手抓向文渊脚踝,要将他脚骨捏碎。文渊纵身微跃,身子弓下,剑刃跟着急转直下,直刺云非常后心。云非常骂道:「小兔崽子!」双手一落空,便在地上一撑,身子陡然倒立过来,两脚向上一踢,一脚踢在剑锋侧面,将剑身震飞开去,另一脚却暗含后劲,一只鞋 子飞了上去,眼看要打在文渊胸口。
      文渊没料到有此一着,吃惊之下,左手一圈一拨,手法柔巧,将这贯注刚猛内劲的鞋子力道带斜,变成飞向那黑脸男子,身子一转,轻轻 落地。
      那男子左手书册一挥,随手将鞋子打在地上,微笑道:「云二哥,你这一招稀奇古怪,居然对这位小兄弟不管用,可惜啊。」文渊和云非 常连拆数招,已知他武功奇高,实是胜己一筹,刚才拨开他的飞鞋,手上兀自发麻,可见这份内力非同小可。那黑脸男子正面打落鞋子,轻描 淡写,内功自也不凡。面对两个强敌,文渊不敢大意,双掌一立,凝神备战,心道:「不收拾这云老儿,无法找到紫缘。
      我从文武七絃琴上练来的功夫,可不见得输给了你!「
      那受到姦污的女子神情呆滞地望着房中战况,见到文渊长剑脱手,落在一旁,突然飞扑过去,拾起长剑,剑尖指着云非常,哭着叫道:「 云非常,你……你这恶魔!」云非常斜眼望了那少女一眼,狞笑道:「拿着剑干什么?想杀我么?你姐姐武功比你高得多,还不是被老夫干得死在床上。嘿嘿,你可比她够味多了,没开苞的闺女就是不一样,又紧又嫩,舒服得要命。来啊,你要是伤得了老夫,爷爷我以后每天多干你 几回当奖励。」说着连声怪笑,声音之尖细难听,直令人毛骨悚然。
      那少女身子簌蔌发抖,泪水断线珍珠般流下,突然哭叫道:「姐姐,姐姐!」
      长剑一回,横过颈中,纤细的脖子洒出一大片血红,洒在遍体鳞伤的肌肤上,脚下一跌,身子倾倒而下,扑在地上,登时成了一片血泊。 文渊一惊,待要阻止,却已不及,冲上前去俯身查看,见她伤口极深,已然无救,芳魂就此逝去。她双目圆睁,虽已死去,泪水依然缓缓流下 ,实是死不瞑目。
      云非常笑道:「可惜,可惜,这小女娃身体娇嫩,本来可以多玩几天,让老夫手下那群孩儿也干个过瘾。既然就这么死了,只好拿去餵给 猫儿狗儿。太可惜了,真是可惜!」他连说四个可惜,神情却颇为欢愉,似乎这少女自刎而死乃是一幕精采好戏,看得津津有味。那黑脸男子 也微笑道:「我才刚给她写好生死簿,今日必死无疑,你瞧,可不是準确得很?」云非常道:「你这狗屁判官,碰上狗屎运罢了,难道当真次 次都准?」
      文渊拿起长剑,见到剑刃上鲜血滴滴落下,心中对云非常越发痛恨,心道:「这老贼邪恶不堪,简直没有人性!」站起身来,指着云非常 怒骂道:「云非常,你这样逼死一个少女,难道不觉得可耻么?如你这般行径,应当投畀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 」
      云非常转头向那黑脸男子道:「姓裴的,那小子说的是什么意思?」那裴姓男子微笑道:「这几句是诗经小雅中一篇」巷伯「的句子,乃 是对奸邪之辈深恶痛绝,骂你应当被丢给豺狼虎豹吞食。豺虎不屑吃你,则该丢到极北之处去。极北之地嫌你下流骯髒,容不下你,该让上天 惩治你的罪恶。骂得好啊!」
      向来温文儒雅的文渊,本来再怎么样也不会以这等激烈言语骂人,可是他因紫缘的不幸遭遇,对姦淫之行极为愤慨,眼见云非常如此残忍 无耻,再也无法忍耐,顿时愤声而骂。
      云非常肚子里料子有限,压根儿听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听了那男子解释,哈哈大笑,道:「很好,很好,老夫身在」罪恶渊薮「,要 是不被你们骂得狗血淋头,怎么显得出我」四非人「的罪恶滔天?妙极,妙极!你这小子胆子不小,夺香宴上,老夫非把你的小情人干成蕩妇 淫娃不可。」
      忽听一个冷峭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开什么玩笑?你们这四个武林罪人,该不会也想来跟我抢第十八层地狱住?嘿嘿,云非常,你这句话 我听得挺不入耳,又骂到了我家小妹,你当真这么急着找死,想抢先下地狱不成?」
      说话声中,一个青衫男子大步走进房中,丝毫无视站在门边的黑脸男子,嘴角微带冷笑。身后一个劲装结束的女子跟着走进,神情却不若 他这样轻鬆自在,英气飞扬的脸上显得甚为紧绷。
      文渊一怔,道:「慕容兄,蓝姑娘!」
      云非常睨了那青年一眼,道:「我道是谁呢,是你这个慕容小鬼!」慕容修冷笑几声,手指弹了弹剑柄,道:「你不叫我大慕容,那是你 不知好歹了。云老头,你今天走运了,本大爷正好心情奇佳,就慷慨大方地送你一程,直达十七层地狱如何?文渊小子,你说这够不够大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