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九章 千里营救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九章 千里营救

    时间:2018-09-16 「大人,我们抓到了一个奸细。」
      和夏云决斗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八月二十七日,犹豫不决的叶天龙正要下决心发动正面强攻,他的巡逻队抓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这是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身穿一件陈旧的法斯特平民服,宽阔的额头上灰色的头髮已经有些脱落,高高的鼻子,嘴角至下巴已经刻上了稜角分明的皱纹。
      乍看之下,和那些普通的法斯特中年农民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当他被带到叶天龙的跟前,猛地一挺胸抬头,那双细细的眼睛中射出了机敏、聪慧的光芒,反映出他直率而寡言、果断而敏感的个性。
      「大人,他一直在我们的营地外徘徊……」
      队长正要向叶天龙稟报,这个男人突然开口了。
      「叶大人,请您解救我家的大人。」
      叶天龙楞了一下,马上问道:「你家的大人是……」
      男人的口中说出了令他震惊的话:「我家的大人就是夏赫将军,我是他的贴身副官陶鲁斯。」
      叶天龙强忍心中的惊诧,连忙挥手道:「鬆绑,上座。去请计无咎大人过来。」
      卫兵给陶鲁斯解开绳子,又搬了一张椅子让他坐下,随后便退了下去。
      等到计无咎到达之后,陶鲁斯便向他们道出了心中的机密。
      「文冶达殿下并没有在军中,这一次的叛乱是由我家大人的两位公子发动的。」
      头一句话,就让叶天龙和计无咎两个人惊讶不已。原来文冶达和上官清儿他们并没有从戒备森严的艾司尼亚的逃走,而是潜伏下来,等候一个安全的机会。
      而夏赫的大儿子夏风的师父血手天蝎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夏赫的军中,经过一番仔细的筹划,便决定由夏风和夏云带领军队在高阳州以文冶达的名义发动叛乱,以此来吸引众人的注意力,给别人一种文冶达已经逃离艾司尼亚的假象,从而让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他们放弃追捕文冶达的安排。
      「其实在大军到达高阳州的时候,受到文冶达殿下蛊惑的两位公子为了得到大军的指挥权,就发动了一次叛乱,将夏赫大人软禁起来,对外则宣布夏赫大人卧病在床了。」
      陶鲁斯痛心疾首地说道:「我家大人一直引以为傲的两位公子,居然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受到这样的打击,他真的卧病在床了。」
      「怪不得那天我去见夏赫将军,接待的人总是百般托辞,不让我去见夏赫将军……」
      叶天龙恍然大悟,望着计无咎说道。正陷入沉思之中的计无咎缓缓点头,却并不说话。
      「我家大人一直以来深受先皇的器重,怎么能忘恩负义,做出这等株连九族的叛乱之行?」
      陶鲁斯神情激动地望着叶天龙,道:「在得到叶大人出兵平乱的消息,我家大人就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说明情况的机会。这次趁着大公子忙于调集军队救援小公子的时候,我家大人便派我潜出高阳,来向叶大人求援。」
      「那么,夏赫将军想要本府如何救他呢?」叶天龙望了一眼依然在沉思默想的计无咎,对陶鲁斯说道。
      「我家大人果然没有看错。」
      陶鲁斯显得十分兴奋,连忙说道:「虽然两位公子夺取了兵权,但毕竟下面的将官都是跟随我家大人多年的老人,所以他们的命令也还是假借我家大人的名义来发布的。」
      「如果叶大人能够派兵将我家大人从两位公子的软禁中救出来,那么由我家大人出面劝说他的部下将官,一定可以让这次叛乱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
      「问题是我的军队根本就无法进入高阳州,怎么能够解救夏赫将军呢?」
      听完陶鲁斯的介绍,叶天龙不免心动。
      「赤河上游五十里处有一个小渡口,那里的守将是我的好友,这次我就是从他那个地方偷渡过来的。大人只要派出一支千人的小部队,从那里渡过赤河,神不知鬼不觉地向东北方向潜行一百五十六里,我家大人就被软禁在东安城附近的山庄里面。」
      「为什么夏风不把夏赫将军带在身边?」
      计无咎突然抬起头来,紧紧望着陶鲁斯的双眼,看似随口问道。
      「哦,是这样的。」陶鲁斯答道,「这段时间登州的战事吃紧,大公子为了方便指挥,也为了容易接应小公子的军队,他把大帐设在了东安城。」
      「这么说来,我们前去解救夏赫将军时,将会遭遇夏风的本营大军。」
      计无咎轻轻捻着颌下的山羊鬚,淡淡地说道。听计无咎这么一说,叶天龙也留心起陶鲁斯的反应。
      「是的。」陶鲁斯毫不迟疑地答道,「所以才让大人派出精锐的小部队,因为如果惊动了大公子的大军,大公子就会将我家大人转移,而且大人的部队也会陷入大军的包围之中。」
      「那你能够保证小部队就不会陷入包围中吗?」计无咎毫不客气地问道。
      「叶大人曾经率领一支精锐的小部队翻越翠峰山脉,大破青州的盗贼,因此叶大人应该更有说话的权力。」
      陶鲁斯的反应也不慢,十分坦白地说出他的想法。然后对叶天龙说道:「请大人给我一张高阳州的地图。」
      卫兵很快将高阳州的地图送了上来,一看到这张详尽无比的地图,陶鲁斯不禁暗暗大吃一惊,怪不得叶天龙他们能够在青州百战百胜,原来他们的準备工作做得十分充分。
      眼前这张高阳州地图,连最细微的地方都标了出来,比他所见到过的任何一张地图都要详细。
      在脑中微微整理了一下,陶鲁斯指点着铺在桌子上的地图说开了。
      「现在大公子将手下的大军分驻在前化、左贡两地,距离东安城均有三十里的路程。在东安城只有本阵的五千名将士,只要大人能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救出我家大人,然后快速抄小路回来,自然可以避免被大军围攻的危险。」
      一边说着,陶鲁斯一边用手指在地图划了一条线。
      「这个地方山高林密,都是难以行走的小路,因此我才建议大人派一支精锐的小部队。」
      「你说得非常有吸引力。」
      计无咎沉吟了一下,望着陶鲁斯,斟词酌字地抛出了他心中最大的担心。
      「但是你能够提供什么有力的证据,来证明你的话并不是虚构的呢?」
      「不能。」陶鲁斯苦笑一声,「我也知道光凭我这样说,是很难让大人相信这次叛乱的主将夏赫大人居然是被人陷害的。」
      「来人,将这个家伙推出去斩了!」
      得到计无咎的示意,叶天龙蓦然大喝一声,双目炯炯地望着陶鲁斯。
      「你既然拿不出什么证据,显然是来骗我们的。」
      陶鲁斯一呆,神情变得灰暗,望着叶天龙,嘴角抽动了卫兵跑上来,抓住了他的双臂,正要往外拉的时候,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大人是这样的人物,我家大人真是看错人了。」他推开卫兵的手,转身往外面走去,「我没有完成我家大人的使命,自然是以死谢罪。」
      「慢着。」叶天龙等到陶鲁斯快要走到门口时,又将他叫两下,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住了。
      陶鲁斯无畏地转身望着叶天龙,叶天龙挥挥手,下令卫兵将他放开,让他重新回到自己的面前。
      盯着陶鲁斯看了半天,叶天龙才缓缓开口道:「你也知道,在目前情况下,派一支部队深入敌人的腹地,有多么的危险。」
      「是的。」陶鲁斯也说道:「所以我不怪大人要将我斩首。
      现在的情势,没有什么人会相信我所说的,万一中计的话,就不好了。「
      叶天龙点点头,道:「好了,你先下去休息,明日一早,我就派遣一支精锐部队随你去东安。」
      陶鲁斯大喜,连忙屈身拜道:「多谢大人……」说到这里,他已经是语不成声。
      「什么,大人你也要去?」
      等到陶鲁斯退下后,叶天龙招集了众将商议出兵解救的事宜。听到叶天龙提出自己亲自出马,带领他的近卫团前去东安,计无咎第一个便表示反对。
      「卑职认为这实在太危险了,主帅怎么可以轻身冒险呢?」
      「万一敌人使用的是死间的计谋,损失一千人的部队事小,可大人有什么损伤就是非常不妙了。」
      索沖的话得到众多将领的同意,代表了谨慎小心的做法。
      「这一点,我想了很久,他应该不会骗我们的。」叶天龙望了一眼计无咎,在诸将到来之前,他已经就这个问题和计无咎达到一致的看法。
      「他的身份已经得到确认,和他的谈话中也没有发现什么破绽。更主要的是,他这次前来,身边没有任何的书信,根本看不出和夏赫将军有什么关係。」
      众将均是大惑不解,照道理说,这样的一条应该是说明了陶鲁斯的可疑,怎么叶天龙会说是他主要的证明呢?
      「因为他对夏赫将军的忠心,生怕万一在中途受到军队的拦截,如果从身上被搜出夏赫将军的书信,那将对夏赫将军非常不利。而他这样出走,就算是被抓住的话,也只是会被认为是一次私自潜逃。」
      叶天龙说到这里,示意计无咎继续往下说。计无咎便清了清喉咙,向众人仔细解释起来。
      「如果这是有预谋的一条计谋,那么应该会想的更周到一些。比如他的身边应该带有夏赫大人的书信,或者是血书,而他的表现应该更加慷慨激昂一些,甚至应该带上夏赫大人的信物。」
      「不然的话,没有任何取信于人的东西,他这样贸然前来求援,十之八九会被人当作奸细斩首的。作为夏赫大人的贴身副官,陶鲁斯一定非常清楚这一点的,但由于他对夏赫大人的忠心,才会冒九死一生的凶险,来寻找百分之一的希望。」
      说完理由,计无咎转而对叶天龙说道:「大人,我坚决反对您带队出发。
      因为这太危险了,万一被敌人发现的话,将会陷入重重的包围之中。「
      这时,范铜站起来大声说道:「老大,让我去好了。」其它的众将也纷纷站起来向叶天龙请命,要求派他们前往东安。
      叶天龙摇摇头,道:「正因为这次行动的凶险,我怎么能够让你们独自去呢?」
      「可是大人……」计无咎也想再说什么,叶天龙摆摆手,道:「你们的心意我都知道了,你们是我的部下,更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我怎么能够忍心看着你们去冒险,而我躲在大营里呢?」
      说到这里,他又笑了一笑,道:「你们哪个自认武功比我好的,可以打得我的就可以代替我去,毕竟武功好的人,成功的机会也大一点。」
      众将先是一片默然,然后争着向叶天龙请求带他们同去。
      但叶天龙以这里需要围困夏云为理由,不许他们离开自己的军队。
      散会之后,计无咎跟着叶天龙一直走到无人的地方,突然说道:「大人,既然您要去的话,那么就请带上我!」
      叶天龙微微一楞,道:「你的理由呢?我已经在会上说得很清楚了,这里需要大家带领自己的部队,不让夏云看出什么问题来。」
      「天龙军团没有任何一个将军都没有关係,但如果没有了大人您,就不叫天龙军团了。因此,我这个参谋一定要紧紧跟着大人您的行动。」
      计无咎树起了第二个指头,道:「我在军中也没有带兵的。
      还有,我有些小小的技巧,对于这次的行动会有帮助的。「
      叶天龙看了自己的参谋好久,突然笑道:「好吧,那你就和我一起去。」
      「你是我最大的客户,又欠了我五百万金币的债务,我怎么能够让你离开我的视线呢?」说着这样的理由,修罗也加入了叶天龙的队伍。
      晚上和晨月谈起这件事,晨月自然是担心不已,但她却十分同意叶天龙的分析,也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就会很快平定这次叛乱。
      第二天出发的时候,陶鲁斯见到叶天龙亲自带队,不由离开大营的时候,众将在叶天龙的授意下向夏云发动了猛烈的攻势,同时在赤河上的战舰也大张旗鼓地逼近对岸的敌军,让敌人好生忙乱紧张了一阵。
      到了陶鲁斯所说的那个渡口,陶鲁斯打出信号,那边的守将果然带着亲信将他们接应过去。见面之后,也没有问一句话,很快便将他们送到了山路口。
      就这样,在陶鲁斯的带领下,叶天龙他们顺利到达了东安城附近,一路上没有任何动静,这也让计无咎放心不小。
      八百名近卫团的战士在夜色的掩护之下,悄悄地掩到了软禁夏赫的山庄前。周围静悄悄的,除了偶尔有一支巡逻队经过外,看不到丝毫的战争迹象。
      没有一个人会想到叶天龙敢带着八百名士兵深入自己的得感动万分。
      腹地。
      这座山庄建在东安城外南部的近水处,旁边是风景秀丽的河湾水道,这一带也是所谓的官地,只有那些有官爵的人物从官府那里得到授权书,才可以在这里建立自己的别墅山庄。
      而这座山庄,本来就是夏赫家的一处产业,作为将军家的度假之处,山庄早已不再是普通的山庄,而更像是一座小城堡一样,它的四周比一般山庄扩大了一倍有余,建起了巨石的城壕,巨大雄伟的山庄门楼高有三层,飞檐画角高挑,铁马风铃叮噹响。
      门楼下的大门,仿城门的结构建造,三层门坚实沉重,经得起沖车的攻击,飞桥也经过改建,可以通行两部大车,巨大的辘轳藏在桥门架内,光是控制飞桥的人也有二十人之多,把守的人外更有五头狼犬相伴警戒,整座山庄成了金城汤池。
      早已从陶鲁斯的口中知道了山庄详细情况,叶天龙自然做好了万全的準备。
      他轻轻一拍计无咎的肩头,后者会意地一展身形,带着数人飘近护庄壕河的边上,从怀中掏出一物,撒进了水中。
      不到片刻的功夫,水面上升起了一阵淡淡的轻烟,慢慢的朝山庄飘去。
      等到整个山庄被烟气完全笼罩起来后,叶天龙向前一挥手,每一个战士都从怀中拿出一物含在嘴里,然后快速向山庄围墙,墙高三丈,上面加建了城垛,外面还掘了一道深深的护逼近。
      计无咎使用的这种带有迷魂性质的药物是他静心秘製的,又经过晨月的加强,效力更加的明显。
      在近卫团的战士到达了山庄围墙下后,整个山庄已经变成一片死寂,里面听不到丝毫的声响。
      从一数到一百,烟气已经完全沉入山庄。
      修罗率先跃上了围墙,然后数十个身手高超的近卫团战士也跟着爬了上去,很快便将陷入昏迷状态的守卫全部杀死。
      转动辘轳,飞桥轰隆放下,大队近卫团战士在叶天龙和计无咎的带领下一拥而入,训练有素的他们很快将山庄的各处战略要地完全控制起来,同时将昏迷不醒的敌人一一杀死。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怜悯可言,只有将敌人全部杀死才是任务出奇的顺利,到了软禁夏赫的房间门口,原本站在那里的五个守卫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
      不用叶天龙挥手,数名近卫团战士扑上去,在他们的喉咙处就是一剑,随后近卫团战士开始进入其它房间,凡是见到一个就杀一个。
      山庄里面的人根本就没有防备,他们也想不到在自己的腹地,会有这样一群敌人潜入,而且又是用了十分可怕的迷魂保全自己的最好法门。
      药物。
      这些经过夏风精心挑选的武士都是在毫无抵抗的情况,糊里糊涂的送了命。
      昏睡中的夏赫被救醒之后,见到陶鲁斯和叶天龙不禁老泪纵横。他拉住叶天龙的手长跪不起。
      「夏赫为逆子所累,实在有负皇恩,罪该万死……」
      叶天龙急忙将他扶起来,出言宽慰道:「夏大人不必如此。」
      一边的计无咎进言催促道:「大人,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快点离开吧!」
      陶鲁斯也在一边对夏赫说道:「大人,我们先随叶大人离开,其它的事情从长计议。」
      夏赫猛醒,连忙随叶天龙走出了房间。
      正当叶天龙等人要离开山庄之际,在远处伏路的暗哨飞奔回来报告。
      「远处大道上有一群人马正往这边行来,人数约在五百名左右。」
      叶天龙不禁和计无咎对视了一眼,双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惊骇之色,这个时候,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到这个山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