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四十五章 更多>>
 

    十景缎 第一百四十五章

    时间:2018-09-13 文渊见她衣衫尽湿,紧贴着胸口,时起时伏,气息甚促,点点水珠不住滴落,心中关切,说道:「别太累啦,何必练得这么急?」小慕容 嘻嘻一笑,轻轻推着文渊,低声道:「我知道啦。你先回去,等会儿我再去找你。」
      文渊见她一幅神秘模样,又不让自己留下,甚感不解。其时已然入秋,他见小慕容衣衫单薄,清晨戏水,怕她受凉,便即一笑,柔声道: 「别玩了罢,过几天便要出海,要是着凉了可不好。」小慕容又不住推着文渊,笑道:「知道,知道!你回去啦,我没问题……」忽听哗啦声 响,海中浪花高起,飞快窜出一个身影,怒声叫道:「臭丫头,又偷懒啦!」
      一望之下,却是慕容修。但见他衣衫既湿且皱,虽在海中,也没换下衣物,这一下跃出海面,身法却仍矫捷之极。小慕容朝着兄长伸伸舌头,扮个鬼脸,转身向文渊笑道:「都是你缠着我,大哥要骂人啦。」
      文渊一笑,却见大慕容满身是水地走了过来,道:「喔,原来你这小子来了。」
      文渊道:「慕容兄也在练水性?」慕容修嘿地一笑,道:「我?小妹一个人练便够了,本大爷不管陆上水里,一样纵横无敌。」朝小慕容 一指,道:「这丫头缠着我,非要学会游水,闹得我少睡了一个半时辰。文渊小子,说来说去,可都是因为你的关係,改天非得讨回来不可。 」文渊奇道:「因为我?」
      慕容修一拍腰间,道:「这丫头没事瞎操心,怕咱们坐船去红石岛这一趟有人袭击,要是沉了船,我一人救不了你们三个。又或者沉在回 程,连着你那个紫缘丫头也得陪着沉下海,明明半点不通水性,硬是要学游水。」小慕容脸上一红,笑道:「大哥,你揭我的底干嘛?现在不 会,学了就会啦。」慕容修瞪了她一眼,向文渊道:「小子,你懂不懂水性?」
      文渊幼时曾和向扬、华瑄一同在河溪之中玩水嬉戏,但汪洋大海自非小溪浅水可比,心道:「小茵这顾忌确实不错。」便道:「稍懂一些 ,但在这大海之中,只怕无用。」慕容修嘿嘿笑道:「那就是了!」一振衣袖,甩去不少水珠,道:「好了,小妹,我不教了。」小慕容一怔,叫道:「大哥,我还不累,今天要是不练,已经没几天了啊!」
      慕容修一摆手,说道:「这小子既然过来,你能专心得下来?我看免了!」
      手指指着文渊,道:「小子,反正你已经来了,便留在这儿跟我家小妹待着一会儿,本大爷现下要回房睡大觉,不准你们回来吵我。这丫 头最近总没好脸色,你不把她逗得开开心心的回来,我一剑砍了你的脑袋。」二话不说,便即大踏步而去,没两下已不见蹤影。
      文渊一望小慕容,但见她不理身上湿衣,随意披上外袍,脸上微显红晕,含笑偏过头去,低声道:「大哥他就喜欢乱说话,你……你可不 必在意。」
      文渊望着她的浅笑,心中几个念头倏忽转过:「小茵有什么事好不高兴?那自然是因为我了。我担心紫缘,她又何尝不担心?我整天闷闷 不乐,小茵看在眼里,也高兴不起来,那岂不是我害得她操心了?」
      小慕容转回了头,见他一言不发地瞧着自己,眼中孕意又是柔和,又是歉然,脸蛋不自禁地发热,微笑道:「喂,你干什么啊?」
      忽然之间,小慕容身週一热,已被文渊搂在怀中。小慕容眨眨眼,胸口扑通、扑通地越跳越快,微笑着道:「怎么啦?」文渊轻声道:「 小茵,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小慕容柔声笑道:「那就别说啦,我又没做什么。」文渊轻轻摇头,低声道:「小茵,对不起,这事 本来不该让你挂念……」
      两只手指搭在文渊唇边,不让他说下去。只听小慕容轻声道:「紫缘姐会被人抓走,我有好大的责任,怎么说我不该挂念?难道让你一个 人挂念么?你我还要分什么彼此么?」文渊心神动荡,点了点头,执开小慕容的手腕,说道:「小茵,你说得是。」跟着微微苦笑,道:「慕 容兄要我逗你开心,结果适得其反,变成你在开导我了。」
      小慕容伏在他胸前,仰起头来,嘴角微扬,笑道:「心情好点了么?笑给我看看。」文渊微笑道:「不是在笑了么?」小慕容轻轻抿嘴, 笑道:「笑那么一丁点儿,好像硬挤出来的。笑得开心点嘛!」文渊搔搔头,道:「这还不行?」
      小慕容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道:「好,你不笑,瞧我的手段。」
      两只手突然往他胳膊窝里探去,呵起痒来。文渊全没提防,被小慕容轻软灵巧的十指飞快搔了几下,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跳开闪避,笑 道:「啊哈哈、哈哈、你……你……」一时只笑的前俯后仰,险些岔气。
      小慕容笑嘻嘻地瞧着他,笑道:「怎么样,这不是开心得多了……啊!」便在她笑语自如时,文渊已又将她拉进怀里,笑道:「好啊,我 也得给你来这么一下。」说着礼尚往来,左手搂着她的腰,右手指头往她腋下呵痒起来。小慕容武功不及文渊,挣脱不开他的搂抱,手指搔来 ,只痒得格格娇笑,不停扭动闪躲,犹如花枝乱颤,连声笑道:「呵呵、哈哈……好、好啦,算我输啦!」
      两人一阵笑闹,嘻嘻哈哈地滚倒在沙滩上,朝海边滚的几滚,忽然一个浪潮涌来,哗地掩过两人,两人全身衣衫一齐湿透。
      潮水涌尽则退,两人互拥着倒在沙滩上,望着对方随潮退而现出的身体。小慕容轻声笑道:「开心了么?」文渊含笑不语,只是点了点头 ,望着小慕容的双眼。
      小慕容见他神情舒朗,眼里神色极是温柔,脸上一热,轻声道:「又发呆啦?你……你在想什么?」文渊面带微笑,静了一会儿,低声道 :「我想要抱着你。」
      小慕容心里一甜,笑道:「你已经抱着我啦。」文渊抚摸着她柔软的一头乌云,低声道:「嗯,我还想要亲你一下。」小慕容脸颊绯红, 睁眼瞧着他,轻轻闭上了眼。
      四唇缓缓相交,轻轻接触了一下,些微亲热,却是极尽缠绵。一吻之下,虽然两人全身尽湿,却都觉身体发烫,情意难以自制。小慕容满 脸通红,悄声道:「你……你……你还要做什么?」文渊眼神温润,爱抚着她的腰际,轻轻说道:「小茵!」小慕容轻声应道:「怎样?」文 渊的指尖轻佻着她柔嫩的耳朵,轻声道:「我全部都要。」另一只手,已探进小慕容的衣襟,温柔地抚弄着。
      小慕容见他忽然大举进攻,不禁大感羞涩,叫道:「啊!你……你坏!别……别这样……啊……」稍一惊慌,叫声便即渐转紊乱,慢慢模 糊起来。
      却是文渊间断亲吻着她的脖子,手指在她衣内来回游走,令她难以抗拒。她此刻衣物全湿,布料贴身,本已冰冰凉凉,文渊稍一挑逗,肌 肤旋即十二分地感受到那说不出的刺激。
      海水忽又涌来,淹没了两人,水中白沙浮动,沾在两人身上。文渊扶着小慕容坐起,潮水自两人腰际以下退去。小慕容被海浪沖得云鬓散 乱,睫毛上挂着两三滴水珠,一眨一眨,便即弹落,平时如白玉般的脸颊已隐隐流露珊瑚似的淡红,娇嫩可人,怯怯地望着文渊,悄然道:「 别在这里做嘛……我……我有点怕……」
      这一来文渊不禁失笑,柔声道:「怕什么啊?」小慕容羞红着脸,低声道:「我……我还不太会游水……要是、要是给海浪捲下去……」 文渊在她面颊上一吻,笑道:「你真的怕?」小慕容一张俏脸直红到了耳根,似乎热得要冒出烟来,嗫嚅道:「也不是很怕,只是……我…… 我们……光天化日的……又……又没在这种地方做过……」
      文渊见小慕容面泛红潮,羞态宛然,全身柔肤衬着水珠,娇艳可爱之极,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克制,听得海水澎湃,全身血液为之动荡,当 下只对小慕容一笑,将她转过了身,使她背对着自己,搂在怀中,在她耳边柔声细语:「别怕,有我在啊。」小慕容顾盼而笑,甚为腼腆,悄 声说道:「就是有你在,我才怕啊,你这坏蛋!」文渊又吻了吻她的耳鬓,伸手去摸她的胸脯。
      她披着的外衣已在刚才被海水沖去,此时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衫,为了便于游泳,连肚兜也没有穿着。文渊一摸上去,只隔着一层既薄且湿 的衣裳,充分掌握到她柔软挺秀的乳房,揉得一揉,滴滴水线从他指缝间连串漏下。
      「嗯……嗯……嗯嗯……」小慕容半闭着眼,玉指轻抿朱唇,虽未开口,柔腻的呻吟却已在喉中迴响。文渊稍稍用力一握,挤得她胸口衣裳直滴水,其下的乳峰却也随之变化形状。小慕容身子一仰,忍不住启唇娇啼:「啊、啊吭……」
      原本抿在唇上的手指收势不及,紧张地搭上了一行贝齿。
      海潮阵阵,又淹到了两人腰部。文渊两手分别揉捏小慕容的双乳,轻声道:「小茵,你今天湿得很厉害喔。」小慕容正被他摆布得神魂聚 醉,忽听文渊调侃,只羞得面红耳赤,颤声娇吟:「哪……哪有啦!又不是……不是我……啊、啊、啊哈……啊……」
      文渊看着她娇弱不堪的模样,潮起潮落之际,纤纤柳腰彷彿要随之折断,忽然起了一个奇异的念头,轻声道:「小茵,我……我想……」 话到口边,又即收回,侵佔她身体的动作有些放缓。小慕容嗯了几声,散乱地喘着气,微微回首,眼神略带羞赧,梦呓也似地道:「想……啊 、啊……想……什么啊?」
      望着小慕容陶醉的神情,文渊由胸至腰、又由腰至胸地抚摸她,心里又是一阵冲动,深深吸了口气,道:「小茵,你能原谅我吗?」小慕 容微微一怔,喘道:「嗯……嗯……怎……怎么……啦?」文渊低声道:「我……我想欺负你一下。」
      小慕容一听,原已满是羞意的脸颊更加红了,轻声笑道:「可……可以啊……啊、嗯啊……」稍稍有个空隙喘息,又娇声说道:「你…… 你……要怎样……就怎样嘛……我……我都……喜……欢……」
      随着一个浪头打来,文渊听着小慕容软语相对,不由得气血翻腾,顺势将小慕容对着岸边按倒。耳边浪花声不断响过,文渊伏在她背上, 狂乱地吻着她的颈后,拉着她的衣衫,要将之脱去。小慕容忽觉胸口一紧,才觉得他用力太大,忽然「剥啰」地一串轻响,薄衫已从背后被撕 裂开来。
      文渊和小慕容同时惊呼一声,对望一眼。又是一个浪头打到,顿时将那件破碎的衣衫沖歪得七零八落,挂在小慕容双肩,左边一半顺着手 臂滑落,掩不住她胸部的弧线,淋漓海水顺着她肌肤线条流了下来。
      文渊甚感尴尬,苦笑道:「我……我可没想弄破你的衣服……」小慕容心中小鹿乱撞,赧然微笑,低声道:「反正你说要欺负我了,就欺 负的彻底些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