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九章 疾若流星_色琪琪电影网 日日撸_撸管专用妹子动态图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一撸色奶奶影院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九章 疾若流星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九章 疾若流星

    时间:2018-07-07 「你们慢慢想,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吧!」
      把伤脑筋的事情丢给了身边的女人,叶天龙一身轻鬆地离开房间,于凤舞和晨月见状也只有摇头苦笑。倩公主也要乘机溜走,却被于凤舞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这个罪魁祸首,让她接受自己和晨月两个人的严密盘查。不把这件事情好好弄个清楚,于凤舞她们是不会放心的。
      徒呼奈何的倩公主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冤家对头龙族美少女得意洋洋地跟着叶天龙走出去,到门口的时候,龙灵儿还故意朝倩公主做了一个鬼脸,差点儿把她气得跳起来。
      「你去哪里啊?」龙灵儿紧赶了几步,追上前面的叶天龙。
      叶天龙没有停步,大步前行,一边轻鬆地回道:「出去逛逛啊!」
      「好啊,带我一起去!」龙灵儿不由得雀跃。
      但两个人还没有决定行止,一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打断了他们的讨论,是计无咎要求见叶天龙。
      「什事情?」叶天龙和龙灵儿一起到了花厅,一见到自己这个脸色发青的随军参谋,叶天龙就问道。
      计无咎先向叶天龙施了一礼,然后才回道:「我们派往新台的使者回来了。」
      「哦,是好消息吗?」叶天龙连忙追问道。
      新台地区是天河新军最后的据点,自从天河城被天龙军团佔领之后,天河新军的残部就退到了新台地区,和当地原有的天河新军会合。而新台地区的天河新军守将郭回也是相当有才华的将领,他所率的三万天河新军依仗新台地区的地势,硬是将夏赫的十万法斯特军挡在青州以西。
      叶天龙攻佔天河城,击毙张烈之后,便马上派出使者到原来被天河新军佔据的各个地区劝降,而新台地区是回应最快的。
      计无咎摇摇头,道:「郭回他拒绝了我们的使者。」
      「什!?」叶天龙顿时来气了,「这个混蛋,居然这不识抬举。」
      「开战吗?」龙灵儿在一边跃跃欲试,让计无咎也不禁诧异于这个清秀绝伦的美丽少女居然会有这样高涨的好战心。
      「当然要开战啦!」叶天龙怒气沖沖地说道,「竟敢不把我的好意放在眼里,那我就把他打个落花流水。他还以为可以挡住夏赫老爷爷,就可以和我来一较长短了呢?」「对!」龙灵儿在一边搭腔道,「叶大哥,我们现在就带兵去灭了他!」
      看到两个人一唱一和,居然马上就要点兵出征了,计无咎连忙出声拦阻。
      「大人,郭回的实力不容忽视,我们应该谋定而动!」
      话一出口,计无咎马上就发现自己实在是有些笨的,居然说出这种火上加油的话来,委实有损自己智谋之士的脸面。
      果然,听到计无咎这样的话,叶天龙和龙灵儿都是一样的反应。
      「什?那个家伙根本上不了檯面的,有什好怕的!」
      看着自己的主帅和他的近卫团团长大步走出去,大声地招呼手下士兵,去召集手下众将準备出兵的事宜,计无咎不由得暗自摇头,自己的主帅他到底是什样的人啊?
      出征的事宜很快就确定下来了,范铜作为先锋,叶天龙率大军和庆计、左岛近等诸将一起出发,其中骑兵二万,步兵三万五千,浩浩蕩荡开往新台地区。
      在叶天龙他们出发的时候,派往其它地区的使者都带回了好消息,现在除了新台的天河新军之外,青州的土地已经完全被叶天龙控制了。
      有了这样的消息,天龙军团的将士自然是士气益发高涨,没有想到他们的主帅当初半年内控制青州的豪言壮语在短短的数月内就要实现了,现在只要消灭新台的天河新军,青州就完全成为天龙军团的领地了。
      ****「变化真是快啊!才半年多的时间……」
      郭回策马站在山丘上,望着眼前空蕩蕩的麦田,忍不住暗自感慨万端。本来脚下的这一片大地都会是自己的土地,可没有想到声势浩大的天河新军会在半年之内轰然倒塌下来。
      对于山丘上自己主将的感慨,山丘下数十名郭回的护卫是无法知道的,在他们的眼中,郭回是一位值得他们追随的男人,冷静的头脑,从容不迫的指挥,即便是在火热的战场上,他也从来没有犯过什错误。
      远处,一名骑兵疾驰而来,在马后扬起滚滚的烟尘。
      「将军大人,叶天龙的大军逼近新台镇!」
      骑兵带来的消息打断了郭回的思绪,他的心神马上回到了眼下的局势中。新台镇是新台地区的门户,整个新台地区,除了新台镇以外,已经无险可守。如果说是从青州以西攻击的话,新台城关刚好可以扼住要道,但叶天龙却是从青州的腹地杀过来,完全让他失去了地形上的优势。
      在赶走叶天龙的使者之后,郭回已经意识到和叶天龙会有一场大战的,但没有想到叶天龙会进军得如此之快,本以为叶天龙在攻佔天河城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休整补充,看来叶天龙把兵贵神速用得非常透彻啊!
      「让我们去看看叶天龙到底是什样的一个家伙吧!」
      应和着自己主将的话,郭回的随从护卫纷纷快马加鞭,跟上了一马当先驰向新台城关的郭回。
      因为要在新台城关留下足够的将士来应付夏赫这边的进攻,郭回经过仔细的盘算才决定了随自己前往新台镇的部队。值得他庆幸的是,经过前段时间数场战斗,夏赫的部队就停止了前进的意图,好像满足于和天河新军僵持不下的局面,也没有趁叶天龙在青州大破天河新军的时候给他们施加压力,从而和天龙军团形成南北呼应的局面。
      鑒于目下这样的情势,郭回将从天河城溃败的残部将近六千名士兵留在了新台城关,因为这些人已经被天龙军团打怕了,派不上什大用场,说不定一看到天龙军团就会逃跑了,所以只有和他留下的八千原来守城关的士兵共同防守关隘。
      而他带着两万名随他战斗多时的士兵赶往新台镇,这些人都是他麾下的主力,就算不能将天龙军团拒之门外,也要依靠地利给天龙军团一定的打击,不然的话,让天龙军团一直逼近到新台城关,就会和城关外的夏赫军形成两面夹击之势,到那个时候,新台城关就真的变成一个孤零零的关隘了。更何况,新台城关本来就是设计起来对外的,应付从背后杀来的敌人,它能够发挥的作用并不大。
      但离预定出发的时间还有一刻钟,城关外却逃来了一批狼狈不堪的残兵败将,是郭回派驻在新台镇的守军,原来就在昨天晚上,新台镇已经被叶天龙攻克了。
      郭回顿时感到自己的手足一阵发冷,叶天龙的进军速度实在快得惊人,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他应该还没有到达新台镇的。又惊又怒的郭回在仔细盘问了从新台镇逃回来的士兵后,不由得暗自慨歎。
      新台地区总共有两大镇,六小镇,新台镇就是第二大镇,也是最接近东南的第一镇,拥有比较完备的城池,其余的镇都是散布在新台腹地,环绕西北的关隘新台城关,而在关隘的附近就是第一大镇新台城关镇。
      在新台镇的五千天河新军是三月初四接到叶天龙出兵的消息,他们也开始做防御的工作,同时派人向郭回稟报。
      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三月初六的早上,当第一批镇外的民众因逃战乱而进入新台镇,造成了城门口一片混乱之际,守军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了天龙军团的飞龙旗,号角声响起的时候,天龙军团的队伍已经冲到了百步以内。
      城上的守军目瞪口呆,有人呼叫着要关上城门,有人要往城里逃,有人要往外冲迎击敌人,城门口是一片大乱,几乎是人马践踏的地步。
      「叶天龙在此,要命的速速闪开!!」
      震天的吶喊声中,叶天龙从飞龙旗下飞马冲出,通体如墨的白云奋蹄张鬃,手中的烈火剑发出的火红光芒闪耀,他没有用盾,一手运剑恍如天神下降,左边是神力惊人的范铜,右边是烈焰枪在手的庆计,三人疾冲城门,所经之处,但见人头飞掷,只听鬼哭神号,宛如波开浪裂,所向披靡,杀开一条血路,沖抵城门口。
      守城兵勇无法关上城门,其它的兵马只看到三匹健马与如同天神般的骑士杀人如割草一般,当下便被吓得屁滚尿流,逃入城的加快策马狂奔,来不及入城的落荒而走。
      起先还有怀疑叶天龙怎可能这快就到的人,一看到那把烈焰飞腾的神器烈火剑,和他那横扫千军的剑势,就知道是最近被传闻神龙现世叶天龙,哪里还有勇气上前一捋虎威。
      而且谁也不敢相信,身为一军之主的叶天龙会带这少的骑兵发动进攻,主帅绝不会亲身执锐,这是大陆诸国兵家公认的一条至理。既然看到叶天龙,就说明了他的大军已经抵达了,城门已失,敌人又有数万大军,肯留下来抵抗的只有是傻瓜才干的。
      原来叶天龙在三月初一出兵之后,马上和庆计一起从队伍中精心挑选了五百精锐的骑兵,自然这些骑兵大部分都是庆计的红色枪骑兵。在赶上前锋部队后,又带上了范铜。
      五百精锐骑兵被分成了五队,每人带着两匹战马,十天的乾粮。他们的兵器是一张军弓,两袋箭,一枝长枪,腰中佩剑,怀带匕首,穿的是护心甲,只护住前胸后背,以减轻战马的负载重量,头上是护耳盔,用来保护头部。不带帐,每人就带一具睡囊。
      武技大增的叶天龙现在有一种任何敌人不放在心上的豪情,这种自信让他就带着这些人悄然在大军的前面全速前进,如果途中遇到天河新军派出的游骑兵,就不留任何活口,所以他们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推进到了新台镇。
      新台镇的五千士兵没有怎战斗就已经四散而逃,叶天龙麾下的五百精锐也不追杀,而是按照事先的安排,兵分五路,各负专责,冲入城中即分头行事。新台镇城周不过三里,五百健儿足够分配了。
      四处火起,杀声动天。五千的天河新军根本没有注意到叶天龙带了多少人马,只知道现在全镇都有天龙军团的骑兵在纵横驰骋,他们都一窝蜂地朝没有被天龙军团控制的东城门逃去,那里是叶天龙故意留一个出口,免得让敌人做出困兽犹斗的事情来。
      日中时分,新台镇战况寂寂,全镇易手,仅在某些偏僻的巷道附近不时爆发一些个小冲突,整个大局已定,全城血腥触鼻,大火未熄。关闭了三座城门,五百健儿开始清扫战场,安置流民,救死扶伤,着手善后。
      五百精锐骑兵伤亡不到一成,真正阵亡的仅有二十一名,以五百名骑兵就击溃了天河新军的五千余守城士兵,这一仗可说是大获全胜,奇袭速攻,轻易地夺了新台镇。善后工作也不需叶天龙多加费心,身后的大军两三天内便可以抵达。
      这个时候,叶天龙才发现庆计以及约八十骑不见蹤迹,后经查问得知,庆计是方才在混战中从东门一路追杀下去了。
      「这个家伙,好快的动作啊!」
      叶天龙不禁苦笑一声,他的速攻战法已经很快了,但庆计的攻击速度比他更为迅猛,狂野。
      庆计一马当先冲出东门,身后跟随的是他红色枪骑兵中的亲卫勇士,对他忠心耿耿的一批勇士。
      逃出新台镇的天河新军士兵衣不整甲,马不及鞍,正在几个将官的指挥下匆匆列阵,还不知庆计已经出城杀过来,黑压压一大片乱轰轰地不知有多少人。
      庆计举起烈焰枪,向身后的亲卫叫道:「跟我来,杀他个骤不及防。杀!」
      说罢,他挺枪直上,胯下神驹奋蹄,红光闪亮,无畏地冲入乱兵丛中,烈焰枪左挑右蕩,登时便杀开一条血路。在他的后面,八十骑狂喝一声,纷纷策马扑上来保护庆计的后方。
      毫无準备的天河新军士兵逃出来不过一刻左右,毫无抵抗之力,杀声传到,根本不知对方只有数十骑踹阵,心中早生怯意,这时便只顾逃生,不知反击。
      兵败如山倒,说来委实令人难以置信,但事实确是如此,军心一乱,便不可收拾,千百人中,只有逃命的人,而没有反抗的人。人喊,马嘶,血肉横飞。成百上千的士兵被庆计的八十骑像赶鸭子一般,追得四处乱逃。
      中途有些聪明的人就从队伍中脱离,走旁边的小道逃生,加上被庆计他们追上后击杀的,逃生的队伍变得越来越小了,他们没命似的向西逃。而后面不到半里的地方,庆计与八十骑兵穷追不捨。
      跑啊,跑啊,一路跑得十分辛苦,追击的人也很辛苦。
      不久到了一个小镇,有些人想停下来就地组织抵抗,但更多的人却是觉得这个地方没有可以依仗的防卫,还是选择继续逃生。
      这样一来,留下来的人也是无心恋战,根本无法抵抗庆计他们的冲击,两下三下便被击溃,然后四散而逃。只是他们这样的举动,将庆计和前面逃跑的队伍拉开了一段距离。
      一路上,经过了三个小镇,庆计和天河新军的距离也拉开了整整三里多地,但他还是不肯停止,三个小镇都是一冲而过,置之不理,一鼓作气地继续追击下去。
      当庆计出现在新台城关镇的前面时,已经是经过半天一夜的追击,每一个人都累得快要不行了。正好此时是郭回盘问完那些逃兵,听到报告说有数十骑天龙军团的士兵居然已经到达了城关镇,不禁一跳而起。
      追得人困马乏的庆计看到前面黑压压的城关镇和它后面那高高的关隘,便知道自己一行人已经冲到了天河新军的腹地,也不禁暗中吓了一跳。
      「我们回去!」庆计转头对手下的亲卫叫道。
      话音未落,关隘的城门轰隆隆地打开,一队天河新军狂野地冲出来,当头的一员大将身穿青色的战甲,天青色头盔,跨下是天青骝驹,手中提着一把三尖两刃刀,虽然相貌朴实无华,但双眸中却是寒光闪闪。
      「列阵!!」
      庆计猛的大吼一声,身后八十骑虽然已经十分疲劳了,但还是十分迅速地在他的身后雁翅排开,即便是面对着眼前汹涌而至的近千敌军。
      因为本来就决定今天出兵的,所以郭回这次出击根本就不用再怎準备,看到对方不足百骑,他也只带上一千名骑兵,以这十倍于敌人的数目出战,想来敌人会望风而逃的。
      但让郭回感到意外的是,天龙军团这些一身火红的骑兵居然毫无惧色,虽然是力量悬殊,依然列阵相迎,那种气势委实惊人。
      庆计和他的亲卫骑兵都是穿一身火红的战甲,火红盔,跨下也都是一色火红的战马,红桿长枪。每一个人的身高都在八尺以上,雄壮如狮,坐在马上可以说神气极了,特别是庆计,英俊的相貌,傲视一切的气势,真像是天神下降。
      「这样的士兵是怎调教出来的啊?」郭回不禁暗中惊歎,怪不得天河新军败得这乾脆,面对这样的敌军,本来就是临时成军,缺少训练的天河新军如何是对手。
      庆计策马向前面行了数十步,和天河新军的距离只有四百步左右,他停下马,将手中的烈焰枪向前一指,平端,纹丝不动。
      天河新军的队伍中出现了轻微的骚动,这个敌人实在太猖狂了。但郭回却压下了身后众将士的冲动,他也一个人策马迎向眼前火红的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