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天报不爽 更多>>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天报不爽

    时间:2018-06-13 自从我提到集团总经办任专职司机的消息传开以后,小车班里暗地里议论纷纷,但见了我都跟没事儿人一样,几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是满脸的窃喜感觉,似乎抓到我的什么把柄一样,尤其是王文军做得最绝,经常在我面前嘴里不乾不净的显示出轻蔑和不屑。当然,天龙美艳风骚的老闆娘被我弄到手并成为我暗地里的贴心情妇的事儿,他们尽可以猜测,但永远也不会知道根底。
      我发现自己可能特别有女人缘吧,人长得还对得起观众,加上出手大方平日里特立独行,很有主见的样子,在整个天龙小车班显得鹤立鸡群一样出众而有品味。来到天龙以后,不管是天龙食堂的打饭西施~~天龙波霸叶锋叶美女,还是天龙小车班的一枝花~~玉女段婷婷,以及天龙总部四美中的浪玉环玉明和艳貂蝉平莎,都对我另眼相看,表示出好感。
      但换个角度看,我在天龙小车班内部却混得并不怎么样,至少我认为李正根李队是绝对不会提拔我的,但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对此我做了个总结,现今提拔干部大都是伯乐相马,主要看伯乐的水平了,如果领导本身就是二百五,那么他相中的不是歪脚马,就是瞎马驴子。大凡领导,不喜欢与自己泥汤泥水的人。都喜欢围着自己转,与自己贴肉贴心的人。你整天转着领导转,马屁拍足了,功夫用够了,实事办多了,感情就到位。领导回报的办法就是提升你,而这正是你所期待指望的。
      所以别怪领导没重用你,不必自歎不得志。你只能怪自己,对领导没贴没靠上去,没放下自尊心,去做常人不原做的事。好在本来自己就没把这小车班当个大庙来看待,今后到总经办那边去了以后,仅仅和这边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而已,关係处得马马虎虎就行了。
      将自己的零碎东西装在一个小纸箱里,屁颠颠地抱到天龙集团后面的三层总部小楼里,在一个不算大的办公室里,真是踩着狗屎运了,我和总裁的专职女司机,具有天龙关之琳之称的优雅美女郑平莎的桌子面对面。有人称我们这个天龙总部小楼是美女公司,原因是这幢三层小楼除了老大张有福以外,全是清一色的美女,连扫地的都是从天龙女工中百里挑一选出来的小美人儿。当然这中间汪玉明这朵艳牡丹是大家公认的大美女却是名花有主,我面前的这个俏芍葯浪莎也是名花但主子未明,因此大家暗地里喜欢拿浪莎来消遣,只是她可能不知道平日里自己被大家伙儿当作公众情人给意淫过无数次了。
      浪莎不管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一个非常优雅漂亮的女孩子,二十五六岁,电眼未放电的时候带着一种淡淡的迷濛,洁白的獭兔映衬着她美丽的面庞,显得静美而清纯,短裙下是白色的淡淡的长筒连裤袜,她抱着肩膀,右腿压在左腿上翘着性感黑色长靴。
      我进来的时候浪莎这个大美女招呼了一下表示出欢迎,但说不上有多热情。
      坐下来处久了,我发现我们之间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感,不同于暗恋,也不同于倾慕,更不同于同事关係,而是一种不自觉的「相吸」。虽然说办公室是职员的舞台,更是滋生爱情的温床,有这样的机会和浪莎朝夕相处,使我有更多机会,也更有可能全面了解这个大美女。但非常奇怪的是,越处下去情慾的慾望反而在消退,好感却依然保留。在危机四伏的天龙总部,我感觉介于同事间的爱情是把「双刃剑」,浪莎和我都一致选择了具有微妙距离感的第四者情感。
      情感归情感,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一来,事情反而就多起来了。浪莎平日里对电脑不感兴趣,机子摆那里好久都没用了,我一来看到这个情况,立马主动请缨弄了一上午总算把系统啥网线啥的都给搞好了。
      「白秋,你真是个大好人,既然电脑弄好了,就顺便帮我把行车记录整理出来吧,」听浪莎这么一说,我心里咯登一下,看看她扔过来的满满一年的行车记录,既有里程、起始点,又有汽油、维护等费用记录,乱七八糟的一看就要理半天才行。「怎么样?大才子,给句话呀?」浪莎显然看出了我的不悦。咦,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冷美人今天有求于我竟然对我来了句恭维话,玉脸上也微微开启一许吝啬的笑靥。「行啊!」仅管我明明知道那笑靥里面隐隐露出点刀尖,自己已成俎下之肉,但没办法让自己不就範!「好,我先出车去了!」浪莎笑着离去,一脸的得意。
      其实,在公司里,我们这些职员拿的都是固定工资,基本上与业绩没有挂上多少钩,自然谁也不想强出头,多洒自己的青春热血。望着冷美人扭着屁股渐渐远去的背影,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才明白今天这个就範需要牺牲几个晚上的自由代价。靠,自己让别人当猴耍了还得意,真正的猪!
      骂归骂,但事情还得照样做,我自己开始编写电子錶格理出头绪来,準备等有个眉目以后交给月琴、春花她们几个小淫肉儿去慢慢敲细细打,反正她们成天打扮得或美艳出众或甜美诱人用她们玉体的一部分或几部分将我的鸡巴包裹起来,当我的洩慾工具以外,还在读江大的自考班,也该拉她们出来锻炼锻炼了。
      因要在电脑上整理资料,所以我不得不晚上加班。正当我忙得一塌糊涂之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让我没想到的是,进来的人竟然是冷面美人浪莎。
      「给,傻呆呆地望着人家干嘛?」浪莎从纸袋里取出两盒饭伸到我面前。我这才发现,自己盯着人家的脸已瞧了很久,赶忙说了声谢谢。
      「别客气,这也是我的事。」什么你的事?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问题,我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当时没有多想,只顾吃着香甜可口的盒饭。千金难买美人恩,我敢说,那是我到天龙后有史以来吃得最香的一次盒饭了。
      可恨的是后来将东西扔给月琴春花她们几个的时候,明知我吃了亏还一个劲地称讚我,「能者多劳,能者多劳!」月琴这个骚货,更是三句话不离本行,说什么千金难买美人一笑,弄得我哭笑不得,就地将她扑翻在床上,扛着她穿着性感黑靴子的两条长腿把这美腿皇后狠狠日得她呼天抢地的,满嘴叫着「白秋你个死赖皮,就知道欺负人家」什么,对,我就要好好欺负你这个辜月琴,操够了她的蜜穴以后,最后还没忘射了美艳骚货一嘴让她老实给老子嚥了。什么千金难买美人一笑?既然本公子我啥也没有捞到,就要在你辜月琴这朵厂花艳玫瑰身上讨回来呢!
      这天下午快要下班时,车班一枝花段婷婷脸带微笑来到了我的新办公室。
      「婷婷,看你春风满面,有什么好事啊?」我抬头望着她。「有啊,李队让我给你送薪水来了!」段婷婷说着将一个信封递给我。一个大男人不能为几个小钱婆婆妈妈的,我捏捏这个信封,觉得实在有些太薄,心里立时泛起一阵苦笑,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白秋哥,明天有事吗?」段婷婷突然换了称呼,打断了我的沉思。「明天啊?有什么事要我帮忙?」「车班準备了一个聚会,我和文军订婚了,举行这个活动告诉下大家。毕竟你来车班和我们呆在一起,也有快一个月了,我想请你也参加。」看到段婷婷两腮上升起的一抹淡淡的红晕,我想想该怎么回答才好,虽然对天龙车班除了老蔡和婷婷以外,大多数人我都不是特别待见,可不能让人家误会,我这人心软,生怕一口拒绝伤了她的心。
      「是啊,在小车班还是呆了些时日,大家多少也处出了感情,我还真想参加你们这个喜庆的聚会,不过得看公司张老大和汪总这边有没有什么安排了。」我竭力装着身不由己的样子,说得模稜两可。「哦,你现在是大忙人了。」一丝失望快速地从段婷婷脸上掠过。幸好,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美艳玉明打来的,说有应酬让我马上赶到金陵饭店。我朝段婷婷笑笑,歎息说:「又有事来了,汪总的电话让我出车,真没办法!」
      「没事,你去忙吧。」段婷婷向我嫣然一笑,然后离开了这里。「不过白秋哥,这次聚会活动,我私人还是希望你参加。当然最后看你时间上能否安排过来了。」
      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望着段婷婷离去的背影,我心里暗暗讚道。
      在李队的极力邀请,考虑到婷婷那欲语还休的动人情愁,我最终还是决定参加她的这次庆祝订婚的聚会。
      欢送会定在天龙下属的凌江阁四楼的K厅,晚上八点半,我才走上去就发现莺歌燕舞、美女成行在妈咪的领队下款款而行。我刚一露面,李队就兴高采烈地过来给我打招呼,「白秋,你还不进去?好多同事都来了!」他直把我往里面推。
      「好的,李队你也请!」我赶紧向他点头示意,请他先进表示态度上的恭顺。
      到了里面的大厅一看,发现车队的人今天几乎来了一大半。面前的小桌上,摆了不少的瓜果小吃,众人正在品嚐,老蔡腾出一张嘴,向我打招呼,「白秋,你娃又独自打望美女去了吗?我们都来半天了!」「不好意思!兄弟们,我可是乘11号车来的!」我指指自己的双腿,然后走了过去。这时听到旁边一位兄弟在感歎:「这里女人真他妈多,个个都是盘子靓条子好,又漂亮又性感!」
      又是一个只重脸盘子的俗人!我正寻思着呢,却听到另外一人说,「原来觉得我们车班的婷婷就算大美女了,但这么一比觉得她那打扮太素了,脸蛋还算漂亮但奶子不够份量,你看看今天刚走过去那队红色娘子军,排在后面那几个骚货,奶子那才叫份量足啊。有钱真好,这么多漂亮女孩子任挑任选,想玩什么味道的就可以玩什么味道的,想玩几个就玩几个,呵呵!」瞧瞧,我们天龙小车班这些俗不可耐的哥们!我同他们玩在一起实在丢分,但愿这些话别让婷婷听到,今天可是她的喜庆日子。
      事实上,我的担心全是多余。推开包厢的门,王文军陪着他的女友段婷婷身着情侣衫一进来,众人一片讚誉之声,什么「郎才女貌」「才子佳人」,通通用在了他们两人身上。难怪王文军要採用这种形式来亮相,敢情早就知道,吃了他的会嘴软!
      王文军和段婷婷相依相偎坐在一起,但不知怎么回事儿,今天理应幸福骄傲的他却显得大眼无神四肢无力有点憔悴的样子,他近来不知怎么了,多日不见瘦了,往日神采也不见了,患相思啦?不对啊,他的梦中情人段婷婷正小鸟依人坐一旁,脸色恬静,不止面带微笑,那双漂亮的眸子也盛满笑意,五颜六色的灯光给他们身上染上一层彩色的光辉……好一对壁人!难怪自古就有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歎啊!
      我白秋今晚身着黑色羊毛衬衫,相貌堂堂仪表不凡赛过周润发气死刘德华,充分显示出我为人低调办事扎实英华内敛学富五车才气逼人再逼人逼死人不赔命,婷婷咧着嘴,用她带着戏谑神态的招牌式笑容,美美地冲我笑笑。
      然后,玉树临风风尘僕僕的天龙车班李正根队长,哼着小曲挂着迷人微笑手捧鲜花的天龙食堂蛤蟆老兄依次入场。至此,天龙车班第一对恋人订婚聚会正式开始……。
      席间,大家推杯换盏,欢声笑语,忆往昔,诉衷肠,不亦快哉。除了我以外,他们几个都是天龙车班的元老,几年的风风雨雨,几年的不离不弃,算是难能可贵的了。而对于王文军和段婷婷这一对来说,今天更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中间有诸多的曲折故事。大家本想让王文军好好讲讲恋爱经历,未曾想,才两杯下肚,他已醉得不省人事。
      当王文军去洗手间半天没出来时,我旁边的婷婷坐立不安,低声问我说:「文军他不会是醉了吧?」在嘈杂的人声中,我带着婷婷飞快冲向洗手间,果然,王文军在洗手间一通狂吐。
      为何素称酒量超群的王文军如此不堪一击?我调侃地想来原因不外有三,一是在多年的思念将他折磨得免疫力下降,二是见到段婷婷秀色可餐多日未进食至使胃提出反抗?三是今天的特殊日子太过开心使其不饮自醉?
      因为男主角身体的不适,聚会在意犹未尽中宣告结束。如李队所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天龙车班之幸也。能参加此聚会,也许算我的幸事吧。因为,这是我和王文军所见的最后一面!
      晚上回到祥福苑拉着骚月琴、甜春花和天龙的两枝花浪叶锋、俏虹媛四女喝起了闷酒,说起来今天我心里多少有些不爽,毕竟经过这个订婚仪式以后,段婷婷这个美人儿落入了天龙浪蕩公子王文军的手里,想到婷婷的如花美貌、高挑的身段、丰挺的奶子、翘美的屁股,尤其是穿着高跟鞋夹着小嫩逼扭着身子的步态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时装模特,而且她性格温婉聪明可人,想到这么一块明珠暗投,再加上王文军和他的死党蛤蟆之流一脸的小人得志、红光满面、春风洋溢的样子,看来最近艳遇不少啊,我实在有些憋屈。
      最近让我烦心的事还真不少,飞龙龙腾云凤这几块在雯丽潘莉的细心管理和赵志大哥的照应下虽然没出什么大的问题,但天龙这块迟迟没有太大的进展,而且加上和自己暗中眉来眼去的段婷婷今天又鲜花旁落,「白秋我的爷,您今晚怎么一句话不说呢?有我们这么漂亮的姐几个陪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一旁最风骚也最得宠的飞龙厂花美腿皇后月琴见我情绪不高谄媚道。
      是啊,毕竟女人是男人的去火药啊!即使有再烦恼的事情,有美女在身旁,都暂时可以放心地舒爽一些了,一旁的天龙叶子楣波霸叶锋、俏雅白领赵虹媛以及飞龙厂的甜美公主春花等几个美女都不失时宜地争先恐后地将身子靠近了我几厘米。要不怎么有言道「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啊」,死都不怕了,又有谁会被烦恼吓到,美女的力量就是大。我左拥右抱着几个美女,藉着酒意在她们身上大把大把地吃着豆腐,弄得她们娇嗔媚呼着,作姿作态的,煞是诱人,弄得我慾火高昇情不可抑。
      我亲着骚月琴的小嘴儿,微笑着撇了一下嘴,问怀中任我欺辱的大美女:「月琴,你和春花两个骚蹄子成天花着心思打扮出来,编着法子伺候爷,讨爷下半身的欢心,今个儿爷要用上半身考考你们的,最近在江大学习情况怎么样了!」
      骚月琴看看甜春花,傻笑一声尴尬地道:「白秋你个大赖皮,成天作张作致地编排人家要这样要那样,把人家欺负够了现在又说这些!最近我和春花一门心思扑在你身上服侍你,又要照顾新来的姐妹,江大那边哪里还顾得过来,缺了几节课。」
      「什么?怎么这样呢!?」
      见我这样,月琴一脸的可怜兮兮的样子,「人家和春花本来就不是读书的料,白秋你又何必赶鸭子上架呢?」我急得推开了怀里的骚月琴,「我对你们两个可是非常看好的啊,花钱送你们去学习,结果弄成这个样子,简直太不像样子了!」
      下面的其他人连个屁都不敢放。当然,这不包括另一边的浪货叶锋叶波霸,平日里骚月琴这朵厂花艳玫瑰仗着脸蛋美艳、美腿修长、衣着高档、性感高跟、骚韵悠长、箫技出众,随时床上床下贴在我身边天天日逼操弄被宠得不成样子,浪波霸见我今天对骚月琴有些不满,暗地里用波涛汹涌的大奶子直摩蹭我的臂膀,卖弄风骚竭力争宠,满脸潮红媚眼乱飞,就差当着大家的面在我跟前自慰呻吟了。
      「月琴,你和春花打扮再漂亮出众,那也叫俗艳,玩久了就腻了。」我数落着身边的两朵大厂花,「你看人家虹媛,大学本科毕业在你们几个中间学历最高,又是大公司的白领,人长得俏丽不说,气质也特优雅,写一手好字,不仅可以陪床侍寝讨爷的欢心,还可以给爷当贴身秘书,一女二用,节约资源节省费用。今晚,我可要好好疼疼她,呵呵,有文化的姑娘玩起来就是不一样啊!」看看天晚了,我坏笑着留下了俏虹媛和浪叶锋,在月琴和春花多少有些幽怨不满的眼神下,左拥右抱着进入了自己的新卧室。
      这段时间由于忙碌,一直没有机会好好销魂一下,我今晚无法夜战四女,骚月琴和甜春花有些惹恼了我,自然要挑今晚最宠的天龙两枝花俏雅白领虹媛,以及最能让我销魂的浪波霸叶锋,这二女的配合逐渐默契起来,曾经让我爽得飘飘欲仙。
      俏虹媛今日穿的是一套白色紧身连衣短裙、白色丝袜配肉色包头带袢细高跟鞋儿,显得妩媚典雅,浪叶锋是一套黑色连衣短裙,露出了被黑丝网袜包裹的白皙美腿,美脚上是双黑色前包头带襻细高跟鞋儿,显得性感诱人。我这条大色狼一进卧室,就迫不及待的将二女搂到了床上,与俏虹媛展开热吻,双手揉捏她的翘挺肉臀。
      早已深知我喜好的天龙叶子楣波霸美女叶锋,则帮我脱去了衣物,跪在我双腿间,握住坚挺低头含吮,以高超的口舌之技,令我爽得直吸气,没多久便有心无力地与俏虹媛的热吻,瞇眼按着胯下的美人头儿享受浪叶锋的美妙口技。
      俏虹媛见我喜欢得紧无比享受的样子,也跟着跪在浪叶锋身旁,来了个二女同吹一萧的香艳景色,爽得我瞇眼吸气直嚥口水,大歎人生美妙。
      「浪锋儿,给爷跳一段!」我美美享受了一番二女的口舌之技,坏笑着示意俏雅白领俏虹媛继续,让浪叶锋给我跳脱衣骚舞。已经渐渐被我和月琴璐瑶等调教得艳丽无匹美艳动人的浪叶锋,听了我的吩咐,想到最近经常跟着君红学习着摇臀摆胯给我跳风骚放浪的脱衣舞,不仅露出了一丝笑意,风情万种的对他抛了个媚眼,下床轻启玉足,跳起了姿态诱人的脱衣舞,玉手尽显挑逗的轻拨自己身上衣裙,让玉体慢慢展现在叶锋充满慾火的眼中。
      「俏虹媛,你也给爷扭上一段肚皮舞。」我坐在床上,看着丰满性感的叶锋身着黑色连衣短裙,黑丝网袜包裹的白皙美腿,美脚上穿着双黑色前包头带襻细高跟鞋儿充满挑逗地脱衣艳舞,对舔弄自己坚挺的清纯优雅的俏白领虹媛嘿嘿坏笑,示意其起身,撩起长裙脱下白色裤袜,直接坐在了我邪恶的坚挺处开始发着浪扭动她的水蛇腰,君红最近教她的肚皮舞,扭起来特别有味道,尤其是在我身上一边含着深情抛着媚眼一边扭着小屁股,这俏雅小白领浪起来简直比婊子还要风骚。
      眼睛看着饱着眼福,身下爽着享着艳福,我的鹹猪手摸着俏虹媛白皙光滑的美腿,爽到浪叶锋脱得一丝不挂就剩了性感网袜和高跟鞋儿,脑中想起了一个龌龊念头,将俏虹媛扒光按在床上,示意浪叶锋趴上俏虹媛身上,令两具赤裸美肉层叠映入眼帘,过去跪在二女双腿间,拍拍上边浪叶锋的肥嫩玉臀,摸摸下边俏虹媛的禁地,嘴上乐得不断发出嘿嘿坏笑。
      「白秋我的爷,您快点来嘛,别这样了好不好,多难受啊……!」压在俏虹媛身上的浪叶锋,回头扭动玉臀,看着我妩媚娇嗔着。「嘿嘿,我的锋儿今晚真漂亮也真懂事,这样才好啊,我就喜欢你的妩媚和风骚,今晚爷要好好跟你们玩玩。」我龌龊地坏笑,看着眼前的两具美肉,嚥了嚥口水,鹹猪手肆虐地在浪叶锋肉臀上捏了两把,突然挺枪上马,从浪叶锋的背后,攻入了她小田螺上方的菊花美穴,顿时痛得浪叶锋银牙紧咬、娇吟不断、颤抖着求饶浪叫不止。
      可惜啊,我就好这口儿喜欢跟浪叶锋玩猛的,完全无视她的求饶,捏住她的柔嫩玉臀肆虐狂攻,并让俏虹媛含住了她胸前一对大奶子上的红樱桃,令她多处敏感地被同时攻击,快感暴发至不可收拾的地步,直到我把她这天龙叶子楣给奸得连连痛哭求饶玩够了,这才下马进入了下边俏虹媛的禁地,令俏虹媛早已发情期盼的心儿得到了安慰。
      柔软的大床上,我跪在二女双腿间,挺枪游走穿梭,导致整个卧室都充满了二女的体香与诱人娇吟。直到我狂暴地将慾望发洩到俏雅白领虹媛的体内,才搂着香汗淋漓的二女,倒在床上,準备相拥入睡。
      岂知,就在此时,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我正玩着美肉三明治,一边享受着叶锋叶美女的波霸献波,玩着她的黑色网袜性感高跟鞋儿,一边享受着俏白领虹媛这个有文化的漂亮姑娘很有水平的箫后品箫,顺手拿起手机一看,是婷婷发来的短消息,也就短短几个字,「车祸,文军出事了!」看到这里,我浑身一激灵,一手搂住波霸攥住她那肥嫩白皙的大奶子,一手死死按住胯下俏雅白领虹媛的美人头儿,鸡巴往俏白领大美女的深喉里一耸,顷刻间一枪白浊的精液射入俏白领虹媛的檀口红唇里,爽过后整个人也顿时清醒起来了。
      在丰满性感的浪叶锋的助纣为虐下,刚上了俏雅白领虹媛,在这个又有文化又年轻漂亮的大美女体内连续打上两炮后,心中的烦闷多少有些平息了,难怪说女人是男人的去火药啊!
      但刚才收到的这个短消息让我有些触目惊心,不知道到底出了多大的问题。
      只是想了半天,自己虽和婷婷有些暧昧关係,但也仅仅局限于暧昧而已,而和王文军却没有多大的关係,没必要作出太热心的姿态出来,何况大冬天的,搂着温香软玉般的大美女睡觉比之在寒冷的外面疯跑可要好许多了,想想后我给婷婷回了个短消息,「婷婷知道了,别着急,明天见面详谈!」随手关掉了手机。一钻进了春意盎然的热被窝儿,两双粉嫩白皙的美女玉臂一把便将我拽进了温柔乡,两名天龙的大美人儿便如两条八爪鱼一样前后贴了过来,把我裹得紧紧的。
      江陵市江南区交警事故组接报后,15分钟内赶到出事地点,现场惨不忍睹。
      一辆上海帕萨特1。8T轿车钻进货车后屁股内,轿车整个车顶被切割掉,掀抛在路基下农田里,车身像捏得皱巴巴的纸船。驾车者身首分离,面目全非,像条压扁鱼,当场死亡。抛锚的大货车停靠国道右侧,按规定闪亮了尾灯。巨大的冲击力,将货车向前推移了几米。
      从现场看,驾车者毫无察觉,轿车与货车亲屁股的百米内,无剎车痕迹(这家伙吃醉老酒了,还是走神没留心,事故组的同志不解)。轿车当时每小时200公里以上高速,行驶100米不过一眨眼,一秒钟。这很平常的一秒钟,把驾车者从这个世界送到另一个世界。这不显眼的一秒钟,把一辆价值30多万元的高级轿车变成一堆废铁。撞落掉地的轿车车牌号码,表明轿车是江陵市的。
      这夜满月。现代科学表明,满月能使人焦燥不安,许多交通事故,大都发生在满月!
      王文军是当初当兵的时候学会了开车,自小就不好好读书,在学校里当小混混,家里没辙了送他去部队,求人当了汽车兵,这在部队是个很好的技术兵种。
      转业回来后就到天龙小车班开上了小车,当然也是看他爸的关係。这里一刷水的高档豪华轿车,而且当司机不仅活儿轻鬆,收入稳定,还可以顺便办私事、搞女人也方便。
      王文军除了喜欢喝酒以外,还喜欢女人,以前喜欢去嫖妓时不时发洩下,和段婷婷恋爱后被婷婷管住搞怕了,收敛了玩女人的心。但心又痒痒的,情又动动的,只好到舞厅中寻求刺激,于是学会了跳舞,寻求性快感。王文军不像老泡舞厅的男女,有舞搭子,并相对固定。他每次都找陌生女人,当然要有气质的,漂亮的,眼睛乌里乌里地想吃豆腐。
      三步四步熟陶陶,探戈狐步上水平。他在跳舞时,也得到某种性快感,因为性快感不一定非要男女性交,跳舞也是一种性交流。在现实中,男女之间有一定的界定,不能过份亲暱。男性要搂女人的腰,抓女人的手,面对面贴靠很近,被视为不轨。女方也不会容忍你。但一旦进入舞厅,男女之间可以很亲密,搂女人腰,握女人手,贴靠摩娑合理碰撞,都可以从容进行,无人视为不轨。常跑舞厅的人,是性压抑、性饥渴的人,男女借助与异性的爱抚摩娑,获得性快感和心理上的满足。
      要和婷婷恋爱拍拖,加上喝酒跳舞甚至偶尔玩玩女人,这都少不了钱,王文军倒不愁,司机虽然工资不高,但家里多少可以接济些,谁叫他在家里是独子呢。
      要不这样,光靠死工资他是抖不起来的。
      和婷婷订婚的那个晚上,他有些喝高了,把婷婷送回家后,他还色心不死地和蛤蟆一起相约到舞厅潇洒,但在舞厅正和女人溜了冰无法自抑乱摸乱搞的时候,被公安和联防联合出击的「惊雷行动」所抓获。
      警察抓嫖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其中一小姐将他供出,非指鼻子说被他嫖了,加上有溜了冰,警察们托人传信给其父母,说赶紧交钱到公安局领人,否则就拘留15天,哪知道其父母说,15天?能不能多拘留几个月?我们才懒的看到他呢。
      警察没办法,只好审问他,说现在有两条路,要么暴打一顿送去拘留所,要么交5000块钱罚款马上放人。王文军听此一言,早吓成软蛋了,连忙将身上连卡带钱凑了三千多出来,警察无奈啊退一步说,好吧,你交这么多就放你走。
      于是警察威风凛凛地取钱后放人。
      车已挂上高速巡航,王文军把握着方向盘吾心烦燥,今晚真他妈的倒霉透了,这个「甜梦舞厅」真是个灾星之地,上次段婷婷就在这附近抓到自己的,弄得赌咒发誓好不容易才混过去,今晚订婚后想想今后改邪归正,最后出来潇洒一次,但这风流韵事又被一场抓嫖给弄大了,家里都已经知道了,如果蛤蟆等嘴管不严,传到公司里一曝光,自己非身败名裂不可。偶尔一次,尚可原谅,别人还同情自己,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再来一次,说明自己恶性难改,又吸毒又乱搞女人,是腐化大王。一旦成为大王,意味着不可救药。
      不好,前面怎么停辆卡车。卡车怎么停在这里?真该死!还有一秒钟就要相撞。一秒钟能做什么!脚松油门?手打方向盘?紧急剎车?一秒钟大脑就根本反映不过来。一秒钟人体内至少有1000万个红血球在生长和死亡。
      拿破侖为什么要这样说,衡量一个军人的标準有两个,一是他的死法,二是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轿车钻进卡车屁股,车毁人亡。王文军的死法很特别。惨不忍睹,死无全尸,面目全非。这就是他的死相?他就这么死了?才活了二十多年就死了?
      轰,一声震天巨响。这是王文军听到世界上的最后一声巨响。
      丢下了婷婷这个未亡人和他的家人,再不情愿也只得丢下了一切捨身离去,死是他最后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