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再世情仇 第四章 更多>>
 

    再世情仇 第四章

    时间:2018-01-13 清晨,天才刚刚亮,我就从酣睡中醒了过来!
      和往常一样,跨下的肉棒翘的高高的,把被单顶出了个小帐篷!回想起昨天下午偷窥到的,妈妈半裸的玲珑身段,慾火愈发的旺盛了,以至于半天都爬不起来!
      「妈妈,我好想得到你呀………真想现在就和你上床,舔遍你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可是,想像归想像,现实却依然是现实!我歎了口气,努力的收摄住绮念,没精打采的穿好了衣服,在浴室里洗漱完毕后,来到大厅準备用早餐。
      刚泡好牛奶,忽然听见厨房里传来锅碗的碰撞声,接着鼻中又嗅到一股皮蛋瘦肉粥的香味!咦?是妈妈在做早饭吗?奇怪,她今天怎会起的这么早?在我印象中,平时她都是半小时后才起床的呀!
      我悄悄的走上前张望,一眼就看见妈妈那熟悉的身影,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穿着身宽大的睡衣,一头秀髮蓬鬆的垂在肩头,脸上没施半点脂粉。那种素面朝天的清新纯净,和略带娇慵的动人神态,形成了一种别緻的韵味,深深的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妈妈并未发现我站在身后,只顾翻动着锅里的菜餚。她的心情显然很愉快,嘴里轻声的哼着小调,随着手里锅铲的挥动,丰满的身体也在轻微的摇晃着……儘管那长长的睡衣掩盖住了妈妈诱人的曲线,可光是盯着她晶莹的小半截玉腿,就已足够让我兴奋勃起了……
      菜炒好了,妈妈熄掉煤气,把菜盛到了盘子里。然后她掀开电饭锅的盖子,用木勺搅拌着煮好的堿粥……搅着搅着,她心里不知想起了什么,神情忽然变的有些异样,眼睛里闪烁着一层朦胧的光芒……
      「讨厌的人,精力总是这么旺盛……」妈妈喃喃自语着,双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在阳光的映照下,美丽的脸庞灿若朝霞,整个人都显得容光焕发。
      我一怔,随即恍然大悟!看这样子,爸妈昨晚很可能是缠绵了一整夜,享尽了鱼水之欢,搞不好连体力都透支了。妈妈心疼爸爸,所以才大清早的起身,给他煮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
      我想到这里妒念横生,忍不住跑出家门,查看摆放在过道上的垃圾筒。翻开表面铺盖的杂物,跃入眼帘的赫然是三个亮晶晶的避孕套!浑白的精水正从口子里缓缓溢出,那液体又多又浓,看了令人反胃噁心……
      这么说,昨天夜里,爸爸至少「糟蹋」了妈妈三次!天哪!整整三次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惨遭凌辱,可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束手无策……更气人的是,她居然还被玩弄的春情蕩漾……这种揪心的感觉,已绝不是「痛苦」两个字可以形容!事实上,我简直是心如刀绞,嫉妒的快要发疯了,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怎么办呢?难道我这辈子都和妈妈无缘?不,我不甘心……
      突然,昨晚做的那个梦蓦地在脑海中闪现,我的前世--那丑陋男人「智彬哥」的嘶哑嗓音,一句一句的重新在我耳朵边响起,每个字都重重的敲打在心头……
      「要想突破禁忌得到妈妈的身体,并且永远将她据为己有,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保证,它比你想像中都要困难的多……然而,你若能严格按照我教你的计划去做,未尝没有成功的可能……」
      「这个计划分成好几个步骤……有一点你务必牢记,在计划实行的过程中,千万不能对妈妈暴露出真实的想法……你必须把不轨之心谨慎的隐藏好,在妈妈面前,总是以一个好孩子的面目出现。这可以最大限度的放鬆她的警惕心,等她醒悟到跌入陷阱时,一切已经太晚了,只能乖乖的成为任你摆布的猎物……但在这之前,请记住!哪怕是个贪婪的眼神都有可能洩露天机,使你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
      「……我们先谈谈计划的第一步!首先,你要破坏掉父母和谐的性生活!试想一下,如果妈妈总是能从爸爸那里获得满足,她又怎么会投入你的怀抱呢?所以,我们要想法子」废掉「爸爸的本钱,让他从此雄风不再……」
      「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妈妈是个已婚的女人,而且正处于情慾最旺盛的年龄段。得不到足够的雨露滋润,她成熟的身体就会开始寂寞、空虚,甚至烦躁不安……时间长了,这种焦虑就会从生理转向心理,她会变的心情低落、患得患失……等到妈妈时常流露出多疑、紧张的情绪时,计划的第一步就算成功了!」
      「另外,我可以告诉你几种药物,你把它们偷偷的下在爸爸的饭菜里,只要坚持一段日子,他的性功能就会逐渐的减退,最终变成一蹶不振的阳痿……而与此同时,你却要按照我传授的办法,坚持不懈的锻炼自己的武器,把阳具练的能使女人丢盔弃甲、欲罢不能……这样,彼消此长,将来才会有意想不到的妙用……」
      这些话字字珠玑,猛然间震醒了我的头脑,就如在茫茫的大海中,天边陡然点燃了一盏明灯,照亮了我前进的方向!
      好,智彬哥,我就照你说的去试一试!你是我的前世,可一定要保佑我成功哦……
      ※   ※   ※   ※   ※
      第二天,我瞅準了一个机会,再次偷偷的闯进父母的卧室,用强力胶水把那张咒符粘回了原处。智彬哥在梦里告诉我,那个白玉净瓶是用来作法封印的,目的是为了不让前世的怨毒孽气影响来生。如果不是我无意中撕坏了咒符,他根本不可能托梦给我的。只有在几个阴气特别浓重的日子,我才能朦胧的感应到他的某些思维。但是现在情况已然不同了,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和我相会梦乡!
      到了傍晚,全家人聚在一起吃晚饭。这顿饭妈妈烧的特别丰盛,摆了满桌的山珍海味,还打开了一瓶从国外带回来的香槟酒。
      爸爸满面红光,滔滔不绝的说着话,眉宇间有股掩饰不住的得意。他今天下午接到董事会的通知,正式提升为公司的总经理。这个宝座他已期盼了很多年,如今总算抢到了手,自然是高兴的眉花眼笑了!
      「老公,你越来越有出息了!」妈妈的眼睛里满是幸福的神采,笑盈盈的说:「我提议,为你的非凡成就,乾杯!」
      爸爸笑的连嘴都合不拢了,举起杯子和妈妈碰了一下,仰脖子一饮而尽。我在旁边看着,心里却挺不是滋味。爸爸--我的情敌--居然表现的如此出色,妈妈心中的天平必定会更加倾向他那一头吧!对我来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看来得加紧行动了!不然,我也许会输掉这场抢夺妈妈的战争……
      酒过三巡,爸爸沉吟着,略含歉意的说:「老婆,今后我忙于公务,恐怕就不能天天回来吃晚饭了!把你孤零零的撇在家里,这真是……委屈你啦……」
      「没关係的,你就安心工作吧!」妈妈浅浅的笑了笑,温柔的说:「家里的事我能打点,不用你劳神……再说,我也不孤单,不是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陪着我吗?」
      我心中一蕩,语带双关的说:「妈妈,你说对了!我会代替爸爸,好好的」照顾「你的!」
      「小鬼头!」妈妈白了我一眼,嗔怪的说:「你有什么本事照顾妈妈?哼,能管好自己就算不错了!」
      可恶,妈妈一点也不明白我的意思,还把我看成个不懂事的小男孩……不过,这样倒也不坏!那「智彬哥」不是告戒我说,要尽量的掩盖住野心么?好吧,现在我就忍一忍!反正,妈妈迟早都会被我「照顾」到床上去的!哈哈……
      我讪讪的傻笑着,低下头不说话了。妈妈却敛去笑容,放心不下的叮咛爸爸:「你在外面应酬,肠胃可要调理清爽,别累坏了……从今天开始,我每晚都会给你煲汤,补一补身子……不管你多迟回来,都一定要记得喝哦……」
      真是肉麻呀!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忙以添饭为藉口,悻悻然的走进了厨房。抬眼一看,炉火上炖着个紫沙锅,正在扑扑的冒着热气!
      这就是妈妈煲的汤吧?嗯,闻上去挺香的,可惜有口福的却是爸爸……想到这里,我忽然灵机一动:嘿,要着手实施计划的第一步,眼下不正是个天赐良机么?
      我的心脏砰砰跳动起来,回头东张西望了一阵,在确定没有危险后,从裤兜里掏出了个小瓷瓶……这是下午我到药店买的胍乙啶(注),只要每天服用25毫克,多强的壮男都会变成阳痿……我咬了咬牙,颤抖着伸手揭开锅盖,把药水尽数倾倒了进去!
      「嗤--」锅里捲起了一股白烟!我不及多看,飞快的放好盖子,逃也似的回到了餐桌上。儘管我极力镇定着心神,可还是紧张的要命,腿脚都有些发软了……好在父母只顾谈天说笑,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神情……
      饭后,妈妈果然从厨房里盛出了煲好的汤,满怀关爱的端到了爸爸面前。我屏住呼吸,眼看着爸爸一口一口的喝下去,心里泛起报复的快感……不料,他喝了小半碗后,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汤不好喝吗?」妈妈不解的问。
      「不是的……」爸爸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说:「只是觉得,今天的汤味道好像有点怪……」
      「不会吧?难道我的厨艺退步了?」妈妈边说边拿起勺子:「我来尝一口看看……」
      我慌了神,险些儿叫出声来……老天爷,这汤里可是下了药的!如果它真的能降低男人的性慾,搞不好会连女人也一起「通杀」!妈妈要是因此而变成「性冷淡」,那可就全完了……
      幸好爸爸及时的出了声:「也没什么大问题,可能是味道淡了点吧……喏,再撒些盐巴就成了!」
      妈妈不虞有他,也就没再坚持了。我鬆了口气,绷紧的心弦总算放鬆下来,暗中做了个决定--今后就把药撒在汤里,那是爸爸每天都会吃下肚的东西,而且也不易被觉察!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爸爸就会沦为没有根的大树、没有热量的太阳了!到那时,嘿嘿!美丽妈妈的身体,就只有我才有能力去征服了……
      ※   ※   ※   ※   ※
      一转眼,三个多月过去了。我的第一步计划,已经不折不扣的实行了九十多天!
      在这段日子里,我每晚都会瞅準时机跑到厨房,偷偷的往煲好的汤里「投毒」。由于我极其小心谨慎,阴谋到现在都没有败露!爸爸晚上回家后,总是定时定量的服用我给他配製的药水,一天都没有间断过!
      说实话,有时我心里也会泛起负疚感,觉得很对不起父母!爸爸辛辛苦苦的养家赚钱,无非是想让家人过的更舒适,但却被我如此恶毒的伤害……至于妈妈,她也一定想不到,亲手烹调的滋补品,竟会成为摧毁爸爸性功能的帮兇吧……
      可是,愧疚归愧疚,我已无法再说服自己收手!谁叫妈妈的胴体这么诱人呢?这辈子我要是无法得到她的身子,品嚐过进入妈妈体内抽插的销魂滋味,我……我是永远也不会罢休的!
      和妈妈做爱,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悠然神往的事啊……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做了大量细緻的工作。解除爸爸的性能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罢了。同时我也加紧了步骤,努力的锻炼自己的阴茎!
      根据前世的传授,要想全面提升跨下之物的战斗力,最根本的方法就是练习「男人的耐性」!也就是说,只有调整好射精的最佳时机,做到操纵自如,才能令女性死心塌地的投降。按照这种理论,我开始了三方面的训练:
      第一,禁尿法--清晨起床后,怎样科学的放尿原来是一门学问。正确的做法是,当小便快拉出来时,竭尽全力的忍住;忍住以后,才缓缓的拉出;然后再忍、再拉……如此反覆几次,直到排放完毕。据说,常常练习此法,就能灵活控制射精的括肌肉……
      第二,悬物法--先採用习惯的姿势手淫,等勃起后停止刺激,接着将一条小手巾或其他类似的物件搭在勃起的阴茎上,看看能保持坚硬的时间多久。只要持续的修炼下去,保证勃起的时间将会大大增长,而且还可悬挂较重的物件!
      第三,提肛功--此功是古人所创,据闻已有千百年的实践经验。无论是坐是卧还是站立,各种姿势均可进行。练时全身放鬆,将臀及大腿夹紧,吸气时腹部鼓气,呼气时腹部凹陷。一呼一吸间,舌顶上颚,肛门向上提收,接着稍微闭气5~19秒钟,然后再呼气,全身放鬆……如此做29~39遍,不日亦可收到控制高潮的奇效!
      这些法子,听起来头头是道的,我自然深信不疑了。孜孜不倦的照做了两个月后,也不知是否出于心理作用,自我感觉的确颇有成效。首先从阳具的卖相上来看,好像是比过去威武了许多,青筋毕露的狰狞模样很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可惜的是,性功能有没有增强,我这个「青头仔」却暂时不可能知道了!
      至于控制射精的能力有无进步,我也是一片茫然!不过,控制尿液的本领倒真的大为长进。如今的我,一泡尿可以足足拉上5分钟,开关的灵敏度甚至超过了水龙头。
      最让我自豪的还是负重能力的飙升。不是夸海口,当我「奋发向上」时,有时甚至能将份量不轻的手提包吊起来……
      当然,仅仅把自个儿的武器升级了,那还是远远不够的。我更关心的是爸爸那一边!如何才能知道那些药物究竟有没有用呢?我思忖再三,总算想出了个好办法--检查避孕套!
      于是,每天翻动垃圾筒,点数里面的避孕套也成了我的必修功课!经过长时间的观察,我欣喜的发现,情况比原来预想的还要好些!
      根据我的记载,最早的时候,爸妈每週要行房三个晚上,每晚使用三到四个套子。在「服药」一个多月后,每週只剩下两个晚上了,而每晚最多也只有两个套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每週的「次数」和每晚的「套子数」,一起缓慢而稳步的减少着,不断的刷新着最低记录……
      这天放学后,我照例在家门口的走道上查看垃圾筒。翻来翻去了好几遍,始终没能找到那薄膜形的玩意……这已经是连续第十天毫无发现了!看样子,爸爸是真的不行了……
      「你在这里翻什么?」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我吓的猛一哆嗦,回头看去,不知何时妈妈已拉开了门,就站在离我半米远的地方。
      「没……没什么啦!」我心慌意乱的回了一句,手足无措。
      「真的吗?」妈妈盯着我,眼光变的有几分严厉,淡淡的说:「那你为什么在垃圾筒里翻的这样起劲,连我到你身边了都不晓得?」
      「这个嘛……我不小心掉了个硬币……想把它找出来……」我更加慌了,支支吾吾的撒了个谎……要是让妈妈发觉真相,兰心慧质的她说不定能猜到,最近夫妻生活上的障碍是我搞的鬼,那可就糟糕了……
      「找硬币?」妈妈狐疑的望着我,脸上满是不信任的表情。她的眼珠转了转,忽然快步走到垃圾筒边,拎起小扫帚搅动着里面的杂碎。可惜她翻了好一会儿,仍然是什么都没找到!
      「不对,你肯定有事瞒着我!」妈妈有点生气了,停手思索了片刻,忽然俏脸一板,冷冷的说:「小兵,快跟妈妈说实话!你是不是把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给扔了?比如……考的不好的卷子?」
      我一愣,摸不着头脑的问:「什么卷子啊?我不明白……」
      「别装模作样了!」妈妈像是忽然醒悟过来,把手摊到我面前,微嗔的说:「你的期中考成绩单呢?按时间早该发下来了,为什么我一直没看到?」
      「咦?妈妈你忘啦?我前天不是跟你说过,老师讲下周家长会时才发成绩单吗?」
      「啊,对了……」妈妈不好意思的笑了:「真是的,我居然不记得这事了……这几天不知怎么搞的,老是觉得心绪不宁……」她说着,脸上流露出茫然之色,彷彿有心事般歎了口气,缓缓走回了屋里。
      我跟在后面,心里忽然一动,想起了「智彬哥」的几句话--性生活不和谐的结果,会让妈妈变的紧张、多疑、患得患失,甚至成天的神不守舍……
      嘿嘿,这和她刚才的表现何其相像呀!这么说,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功夫……我沉吟片刻,决定再试探一下她的反应,装作不在意的问:「妈,今晚爸爸会回来吃饭吗?」
      妈妈的肩头震动了一下,没好气的说:「别提你爸爸啦!他一天到晚的在外面野,哪里还会记得我们娘儿俩?」
      嗯,听这语气,是对爸爸颇有微词,但这态度与其说是不满,还不如说是娇嗔--就像电视里看到的,小妻子提到丈夫时那种又爱又恨的样子……
      「妈妈,有件关于爸爸的事,我不知道该讲不该讲?」我说到这里故意顿住了,扮出一副极为难的神色。
      「什么事?」妈妈果然中计,旋风般转过身来,双眼瞪着我说:「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就快些说呀!」
      我预言又止:「算了,还是不告诉你的好……」
      「不行,你一定要说出来!」妈妈焦急起来,顿足道:「小孩子竟敢不听妈妈的命令,这不是反了天吗?」
      「但……爸爸叫我要保密的嘛!」我满面的无辜,任凭她苦苦相逼,就是不为所动……
      「好儿子,就算你帮妈妈一个忙好吗?」无奈之下,妈妈的态度软了下来,柔声哀求说:「你乖乖的听话,过两天我给你买辆全新的山地车……」
      「我可不要山地车哦!」我暗暗发笑,嘟起嘴撒娇说:「只要妈妈亲我一口就行了!」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妈妈俯下身子,温软的红唇在我额头上轻轻一碰!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又屈指敲了一记,恨声道:「花样多多的小鬼头!还不快说?」
      我咳嗽一声,伸手扳住妈妈的脖子,踮起脚尖,故作诡秘的说:「告诉你吧!上週三的中午,我看见爸爸带着个年轻漂亮的阿姨,一起到聚春酒楼里吃饭……」
      妈妈的脸色倏地变白了:「你……你没看错吗?」
      「是我亲眼看见的!」我一边煞有介事的说着话,一边顺势把妈妈的身子扳低,嘴巴几乎凑到了她的耳朵上。在如此近的距离内,我嗅到妈妈身上散发着一股淡雅的清香。柔软的躯体被我半搂半抱着,儘管隔着衣服,手里的触感还是十分的受用!
      「那……后来呢?」妈妈紧张的追问,一点也不在意我这样紧的搂着她。
      我定了定神,强忍住想啜舔妈妈娇嫩的耳珠、向她耳孔里吹热气的冲动,低声说:「后来,爸爸也见到我了,他就走过来对我说,这事千万不能让你知道,然后爸爸就离开了……出去的时候,他还和那阿姨手拉手呢……」
      妈妈恼怒的酥胸起伏,颤声道:「真的?」
      「假的!」我忽然哈哈大笑,前仰后合的说:「妈妈你受骗啦!嘻嘻,随口跟你开个玩笑,你居然也会当了真……」
      妈妈一怔,这才明白上了我的当。她又好气又好笑,重重的拧了我一下,娇喝道:「坏东西,没大没小!连这样的玩笑也敢开?」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连连告饶,用最真诚的语气说:「妈妈,我看你最近好像有心事……你整天皱着眉头,我心里也难受呀,才想到用这个点子来逗你乐一乐的……如果你不喜欢,那……那就……」
      这几句话我说的深情并茂,妈妈也被我感动了,脸色和缓了下来。她摸了摸我的脑袋,柔声说:「小兵,我知道你对妈妈好!但你毕竟还小,很多事都似懂非懂……唉,不说这些了……今晚你想吃什么,妈这就给你做饭去……」
      我掰着指头,报了几个爱吃的菜名,妈妈听完后就去厨房张罗了。我斜靠在墙上,眼睛盯着她窈窕俏丽的背影,脑海里陷入了沉思。
      --种种迹象表明,妈妈的情绪是有些波动,而且还很烦躁、多疑。我撒了那么个蹩脚的谎,她竟然也会信以为真!如果不是心里患得患失的话,她又怎么会轻易的上当,被我这个小毛孩子骗的团团转呢……
      「叮噹」一声响,我循声望去,原来是妈妈失手打翻了一个碗!她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苦笑着把碎片清理乾净了……煮菜时,我注意到妈妈的神情是漠然的,再不像几个月前那样,嘴里哼着欢快的小曲,腰肢富有节奏感的轻微扭动……
      至此,我终于可以确信:计划的第一个步骤成功了!在我的精心谋划下,爸爸逐渐丧失了作为「情敌」的本钱;而美艳成熟的妈妈呢,则从生理到心理,都悄然发生了连她自己也未察觉的微妙变化……
      ※   ※   ※   ※   ※
      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又见到了阔别数月的「智彬哥」。
      「恭喜!你干的很漂亮!」智彬哥仍是坐在椅子上,面上带着丑陋的笑容。不同的是,这次我没看到妈妈了……
      「你说的那些药物果然管用!」我挥舞着双手,兴奋的说:「现在爸爸不行了,妈妈得不到满足,身体一定很空虚的!我想找个时机乘虚而入,你看怎么样?」
      「如果你这么做,肯定会碰上一鼻子灰的!」智彬哥兜头给我泼了瓢冷水,毫不客气的说:「不错,你妈妈在床上不能尽兴,但她和你爸爸的感情依然很好,哪里会这么快就红杏出墙?退一万步说,即使她真的想偷情,也只会去找旁人,绝不可能被你勾引的……母子乱伦这种罪恶的念头,根本就敲不开你妈妈牢固的心防,更加无法令她突破道德的禁忌……」
      我不禁洩了气,沮丧的问:「那……那该怎么办呢?」
      「别着急,你按我说的去做!」智彬哥从容一笑,胸有成竹的说:「咱们这计划的第二阶段,就是要离间你父母的感情……你妈妈不是变的多疑了吗?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平时搞些小动作,使她怀疑你爸爸在外面有情人……但是你要把握好分寸,不能太过火!最好是让妈妈半信半疑,心绪紊乱……日子久了,她对爸爸的忠贞爱情就会动摇,在妒忌之中,她会兴起报复的慾望,潜意识里也希望找个男人来陪着,以便和丈夫怄怄气……」
      我听的眉飞色舞,频频的点着头!这计划简直是妙不可言!妈妈一向端庄贤惠,对婚外恋原本是不屑一顾的。但如今,我却要令她在複杂的心态下,主动的到「出轨」的边缘上徘徊……就算这大半是由于对爸爸的气愤导致的,并非出于妈妈的本意,可只要时间长了,就难免会发展到假戏真作的失控境地……
      嘿嘿,到了那时候,妈妈就向堕落的深渊迈出了第一步,而且再也无法收回了,直到她彻底的在肉慾中迷失!
      我笑了,笑的十分淫亵;智彬哥也笑了,笑的无比阴险。两种笑声慢慢的融合到了一起,最终成为了一种声音……
      注:胍乙啶是一种降血压的药物,长期服用都会导致性功能减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