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11章 更多>>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11章

    时间:2018-01-13 啊……」女法官吃痛头向后仰去。
      另两名手下马上剥下了韩冰虹的法官制服。
      「不要……不要碰我……」韩冰虹在痛苦地挣扎。
      「唰……」制服和内衣被剥了下来,女法官洁白无暇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白色的乳罩托着胸前高耸的双峰。
      藏爷上前仔细地欣赏贞烈的女法官,真如傲雪的红梅,越是苦寒的地方越发美丽,其身上散发着一种脱俗的惊艳之美,这是一种世俗女子不具备的气质。
      「放开我……」极力反抗令韩冰虹呼吸加快,胸前的双乳也不停地起伏。
      藏爷抬手解开女法官背上的乳罩钩子,只听得「啪」一下,乳罩鬆了开来,失去支撑的乳房被自身的重量牵引突然向下坠了一下,藏爷看着那对沉甸甸的美乳嚥了嚥口水,轻轻地取下女法官的乳罩,捂在鼻子上用力地闻……
      「啊……好浓郁的奶香……」
      面对老人下流的动作,韩冰虹羞愤无比,用力别开脸。
      想到众姐妹正看着自己,韩冰虹更是忍无可忍,这对她的来说太残忍了,因为平时在这么多姐妹中一向是马首是瞻的身份啊,现在却……
      藏爷将一条绳穿过天花上的钩,绳子的短的一头垂下来,绑住了女法官的双腕。
      「干什么,放开我……」韩冰虹挣扎着。
      「放了她……你们这帮禽兽……」凌玉霜见状终于忍不住喝道。
      「你们这是非法劫持,侵犯人身安全,法律不会放过你们的……」
      「放开我们……」众女竭力反抗。
      「住口,他妈的,再叫就把你们全剥光轮大米……' 洪钧大吼。
      「嘿嘿……」这边藏爷绑好了女法官,抓住绳子的另一头用力一拽。
      「啊……」随着一声惊叫,韩冰虹的两条白嫩丰润的玉臂被双双拉直,高高地举了起来。身子也同时挺直了几分,藏爷把绳子拉到刚好提起女法官的脚后跟的程度,然后把绳子拴紧在一条柱上。
      韩冰虹被剥光了上身,身子被绳子拉直,胸前原本高挺的双峰更是怒耸。
      「啊……」在众目睽睽下被弄成这么耻辱的姿势,对一向作风正派的女法官来说像当街示众一样难受。
      藏爷踱到女法官面前,用乾枯的手托起微微下坠的一只乳房,掂量着重量,「嘿嘿……韩法官,好沉的奶子啊……」
      韩冰虹受到了强烈的侮辱,脸唰地红了一半,只能别开脸不让男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嘿,羞耻心的确很强…」藏爷在心里暗暗高兴,这正是他期待的实验品。
      生满皱纹的老手忽轻忽重地抓捏洁白无暇的丰乳,手指陷进乳肉后被有力地弹了回来,嫣红的乳晕娇艳无比,两粒竖起的奶头就像雪峰顶上的宝石,巍然颤动着。
      「啊……」韩冰虹突然一声惊叫,身子一紧,头也扭了回来。
      原来藏爷冷不防使出一招弹指神功,重重地弹一下骄傲的奶头,奶子连心,直弹得女法官连声痛叫。
      「不要老是扭开头,该看看这边了……」藏爷说着捏住了其中一粒奶头,注视着羞极的女法官慢慢地往外牵拉。
      「啊……」韩冰虹吸了口气,只见乳房在男人的牵引下慢慢变长,原本半球形的乳房变得又长又扁,乳头被捏得发痛。
      「不……不要……」女法官终于忍受不了无止的凌辱,
      「嘿嘿……」藏爷淫笑着突然放开手,只见被拉到了极限的乳头有力地往回弹去,伴随着整个乳房不停地颤动,足足颤了五六下才停下来。
      「真好弹性啊……韩法官……平时一定让老公玩不少吧……嘿嘿……」藏爷看着羞极的女法官说。
      凌玉霜和高洁,肖月华看到这种情形都忍不住扭开头去,她们知道韩冰虹是何等的洁身自爱。这种侮辱对她来说比鞭打还要难受,特别是在她们面前,韩冰虹一向都是她们的典範,此刻她内心的羞耻是无法想像的,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看那下流的一幕,这也许能减少韩冰虹的耻辱感。
      但龌龊的老人并没有就此罢休,更噁心的调戏还在后头。
      韩冰虹白嫩的藕臂被绳子拉直高高地举起,腋窝里黑油油的腋毛在冰肌雪肤的映衬下格外醒目。
      藏爷慢慢地把鼻子凑近女法官的腋窝,
      像一只老狗搐动鼻孔反覆闻来闻去,韩冰虹被这种下流到底的动作气得差点昏过去。
      最令她作呕的是老人最后竟伸出舌头在她那里舔了起来,
      「啊……太噁心了……」韩冰虹真想把一口口水啐给这个无耻的老狗。
      「嘿嘿……年轻的味道就是不错啊……」藏爷满足地用手揪住女法官的几根腋毛出力地扯动了几下,
      「啊……」韩冰虹被突然的撕痛弄得叫了出来,
      「嘿嘿……」藏爷淫笑着张开只剩下几只金牙的髒嘴一口叼住女法官的一只奶头,狠狠地吸吮起来,
      「不……」韩冰虹头向后一仰,身子打了一个激灵,从敏感的奶头上传来奇怪的感觉,就像被婴儿含住一样,想到老人只剩下牙肉的嘴,一股恶感从胃部涌了上来。
      「怎么样?韩法官……感觉不错吧……」藏爷说完伸手去脱女法官的裤子。
      「不……不要……停手……」这次韩冰虹出奇剧烈地反抗起来。
      「嘿嘿……真的这么难为情吗?……」藏爷轻轻摘掉女法官的眼镜,
      「啧啧……真是一件天生尢物,老朽就要进棺材的年纪了还能玩上这么正点的女人,就算短几年命也值了……」
      藏爷扔掉眼镜以最快的动作解开女法官的裤带,
      「不……不要这样……」韩冰虹拚命地挣扎,反抗的激烈程度出乎藏爷的意料。
      「你们这帮畜牲……赶快停手,不要这样对她……」叶姿忍无可忍地叫道。
      「住嘴,少管闲事,一会就轮到你……」洪钧一把捏住叶姿的嘴喝道。
      「唰」一下,裤子掉到了地上,韩冰虹绝望地闭上了美丽的眸子。
      两条丰满圆润的大腿呈现在众人面前,腿根汇合处上方饱胀的阴阜就像一只膨胀的大馒头,高高隆起,从腰到臀形成一条流畅的弧线,就像一只上等的大白玉花樽。
      面对这具成熟的女体,藏爷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多少年了,他一直想找到一个肉体与思想臻乎完美的实验品。
      像鑒赏一件稀世的艺术品,藏爷对女法官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不放过,直看得韩冰虹羞辱难当,在这么多人面前,特别是在她的姐妹面前,这让她比死还难受。
      「嘿嘿,真的很难为情吗?……」藏爷用手捏住女法官的下巴把羞红的俏脸扭了过来。
      「啊……不要……」
      过份的羞耻令女法官微微抖颤,肥涨的阴户随着呼吸在起伏,
      白色的三角内裤下隐现浓密的阴毛,藏爷见状二话没说一头扎在上面贪婪在吸吻起来,
      「啊……」韩冰虹眉心一紧,雪白的脖子向后一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腻腻的呻吟。
      藏爷立即在那片肥沃的秘地里卖力地啃了起来。
      「唔……好味……」藏爷鼻翼扇动,不顾一切吸吻着,年轻女法官浓浓的下体味激剌着他日渐老化的嗅觉系统,就像给他注入了一针兴奋剂。
      突然藏爷发现内裤里好像藏有东西,他皱了皱额头将内裤一把扒下来,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内裤的档部垫着一块卫生巾:原来韩冰虹正在来月经!
      这一意外发现令阅人无数的藏爷也傻了眼,只见白色的卫生巾上全是女法官鲜红的经血,令人血脉贲张。
      女人最隐秘的东西在这种场合下被揭露出来,韩冰虹的羞辱此时达到了极点,这正是她刚才激烈反抗的原因,虽然她预料到这一刻的羞耻无法容忍,但却无力阻止其发生。
      藏爷的神经也兴奋到了极点,他小心地扯开粘胶将红白的卫生巾从档部取了出来,
      这一下全场一片哗然,男人们的神经一下子兴奋起来,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所有的女人:高洁,凌玉霜,肖月华和叶姿等人同时羞红了脸,虽然这件羞人的东西不是从她们身上取下。
      而作为当事人的女法官韩冰虹此时更恨不得地上开出一个洞好一下钻进去,强烈的羞耻感冲击着她的自尊心,虽然她有过硬的心理素质,但这种人见人羞的事是任何一个女人都难以可以按受的。
      藏爷根本不理会韩冰虹的无地自容,拿起有护翼的卫生巾仔细地端详着,只见贴着女法官阴部的一面已变得皱巴巴,可能是长时间没有更换的缘故,卫生巾里积存了大量的经血,上面一些还湿湿的看起来很新鲜,想必是韩冰虹刚排出不久。
      「唔……」老家伙竟噁心地将卫生巾拿到鼻子前闻闻,
      「嗯……」韩冰虹差点羞得昏过去,这种无比下流的动作是对高贵的女法官最无情的污辱,因为在女人眼中这些东西是她们身上最骯髒的东西。
      「怎么样……大伙一起鑒赏一下吧,……」藏爷更招动手上的卫生巾让众人一起观看,卓锦堂,洪钧还有藏爷船上的手下都凑了过来观看,还一边看一边评头品足地发表见解。
      荒唐透顶的现实令韩冰虹几乎丧失了理智,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太残忍了,这种心灵上的创伤是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
      「想不到藏爷一把年纪了还能遇上此等好事,我们可没这个福份啊,哈哈……」洪钧笑道。
      「藏爷最讲忌讳了,看来这女人是干不成了……」有人说道。
      「谁说的,老子今天就不信这个邪,这么个尤物就算赔了老命也是值得…」藏爷手上掂着女法官的卫生巾无耻地说。
      「水路走不了老子就走旱路……」藏爷阴笑着将卫生巾护翼边上的粘胶向着韩冰虹胸口一按,把满是经血的卫生粘到女法官的乳沟里。
      「啊……这个到底是什么世界……」韩冰虹像一个被绑在菜市场中示众的犯妇,头无力地低了下来,散乱的头髮遮住了她美丽的脸庞,这一刻她的心好像死了。
      高洁等人目睹尊敬的大姐受到如此恶毒的污辱,连骂的念头都打消了,因为她们连看的勇气都没有,她们知道这位大姐的性子,这种情形下她们每看一眼都是对韩冰虹的伤害。
      这边藏爷已把另一条绳子从天面穿了下来,绑住女法官右腿的腿弯,这边一拉,韩冰虹的右腿一下抬了起来,整个身体成了一个字母:h……